法国小伙老米:带领云南舞团登上《时代周刊》

2017年09月12日 08时37分00秒   来源:云南信息报

  三十而立的老米在昆明这座城市已经生活了10年。“我现在已经很适应昆明的生活了,这里是我的第二故乡。”2007年刚来昆明的时候,法国小伙老米发现自己很难融入昆明的生活,昆明人喜欢讲方言,对于只在上海学过一年中文的老米来说,昆明话无疑又成了一门难以听懂的新语言。

  “当时我并不了解中国的城市,但当看见‘春城’二字时,我觉得昆明应该是一个美好的地方。”事实证明,老米当时的第六感是非常正确的,在这里,他遇见了爱情,收获了事业。

  一见钟情的意思是“我遇见我老婆”

  虽然刚来昆明的时候,老米听不懂昆明话,但这并不妨碍这位来自法国的小伙子交友。法国人骨子里的浪漫与热情让他在交友过程中如鱼得水。“跳舞一直是我热爱的事情,来昆明之后我常常会去一些街舞的聚集地,比如翠湖、云大、金鼎,时间一长我就交到了很多朋友。”老米的老婆杜斐就是在跳舞的时候认识的,“我第一眼看见她的时候,就被这个中国女孩吸引了。她热情,开朗,热爱舞蹈,我想中文里一见钟情描写的就是我当时看见杜斐的情景。”

  2009年,大四毕业的老米和女朋友杜斐成立了自己的舞团“旦斯特”。次年,这支来自云南、起初并不被看好的舞团夺得了KOD亚洲精英街舞大赛的冠军。夺冠之后的舞团在街舞圈名气大增,越来越多的舞者想向他们学习编舞和跳舞。

  2011年,老米和杜斐筹备了一年多的舞蹈工作室在南屏街成立了,老米负责经营和策划,杜斐负责编舞和教学。在员工普昕看来,老米是一个随和而爽快的老板,“老米在工作上常常会听取别人的建议,他也有自己的很多想法,工作室有很多活动创意都是他提出来的。”而让普昕印象最深的事情就是他向老米提出加工资,老米二话不说就加了。员工提出的合理要求,老米也会去认真考虑,“我们只要提出的要求合理他都会同意,他知道如何让员工投入工作,在工作中只让我们做自己擅长的事情,不会强求我们做不喜欢的事。”普昕在老米的工作室工作了四年,从学生到老师,他说:“工作室的环境让我觉得有归属感,我在这里感受到了不一样的街舞魅力。”

  带领云南街舞团登上《时代周刊》

  7年时间里,老米接连开了3家舞蹈工作室,学员有3000多人,年龄从7岁到50岁都有。老米告诉记者:“以前很多家长不让孩子学习街舞,都希望他们学习钢琴或芭蕾,但现在的年轻家长却不这样想,他们不再那么保守。但也有部分家长认为街舞就是小孩子瞎闹,让他们相信跳街舞是件有态度的事情还有一些难度。不过现在的小朋友、学生大都很喜欢街舞,会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家长,总体来说,街舞在中国正往越来越好的方向发展。”

  谈起街舞这几年在昆明的发展,老米内心非常自豪,他认为自己的舞团在推动云南街舞发展的过程中起到了不小的作用。经过大家的努力,旦斯特舞蹈工作室已经成为昆明街舞的第一品牌。2013年旦斯特舞团受邀参与了湖南卫视综艺节目《奇舞飞扬》的录制,2014年受邀参与了东方卫视《达人秀》的录制,2015年登上了美国《时代周刊》,2016年入选第一届WOD世界街舞大赛32强,2017年拿到了HHI世界街舞锦标赛昆明站大齐舞冠军。

  要让大多数昆明人了解街舞精髓

  虽然获得了诸多的荣誉,但旦斯特舞蹈工作室的合伙人们也有着自己的烦恼。老米舞蹈工作室的合伙人NANA说:“因为昆明不是一线城市,很多人都觉得太偏远,街舞肯定跳得不好,想请大师来给学员上课,大师们都会质疑云南的街舞环境。其实云南厉害的舞者很多,但我们培养的很多优秀的编舞、舞者都会去北京上海发展,不愿意留在昆明。留不住人这一点很可惜。”NANA表示,她和老米之间的关系并不是通常意义上的商业合伙人,他们是朋友,是为追求共同目标而努力的人,他们坚持留在昆明,就是想为昆明的街舞氛围添砖加瓦。

  “尽管我们现在做出了不错的成绩,但离我们让昆明充满街舞氛围的既定目标还差很多。云南地理位置比较偏远,很少有舞蹈团队到云南来表演,而北京上海则常常会有国内外知名舞团表演。昆明除了民族舞,其他舞种的演出太少,街舞在云南还是很小众的文化,普通人了解得远远不够,大多数人并不懂街舞的精髓。”老米每天都在为如何更好地推广街舞而烦恼,他熟练的操作着手机中的APP,每天都会上传舞团表演的精彩视频,想通过这样的方式,让更多的人参与到街舞中来。

  我的梦

  把云南民族文化

  融入街舞

  现在的老米已经不把工作室盈利作为自己追求的第一目标了,把云南特有的民族文化融入街舞成为老米和他的团队所努力的方向。“云南有一个好处是其他地方比不上的,就是这里有很多少数民族,有自己独特的民族文化。街舞要有自己独特的艺术魅力才能长存,在其他城市没有这样的民族文化,我们从中获得的灵感让我们的街舞和其他街舞团队的风格完全不一样。”

  老米说在昆明最大的收获是遇到他的妻子杜斐,以及和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创办了舞蹈工作室,做着自己最爱的事情。“我觉得梦是不分国籍的,不管是中国梦还是法国梦,我在乎的是和我爱的人和我的朋友一起在做自己爱的事情,不管在哪,不论国籍。”本报记者 闵杉

<

云南信息港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