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女婿”辛仁杰 做中印民间往来的桥梁

2017年09月05日 08时20分00秒   来源:云南信息报

  说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娶了一个美丽的昆明姑娘,到餐馆可以点出特色云南菜,还会用“咖喱英语”自嘲……来中国已经9年的辛仁杰早已融入昆明的生活,“内核”深度吸收融合了中印两国文化,成为很多人熟悉的“中国通”。

  辛仁杰的家乡位于印度东北比哈尔邦的菩提伽耶,那是传说中佛祖释迦牟尼证悟成佛之地,而他“认识”的第一个中国人正是前往印度求取真经的玄奘。

  现在在云南民族大学中印瑜伽学院-南亚学院任教的辛仁杰,不仅教授印度语、国际关系、国际贸易,更在工作之余传播推广印度文化,并积极为中国企业到印度开展经贸合作奔走。

  缘起——与云南绕不开的缘分

  “昆明非常适合生活”

  2007年,辛仁杰随印度青年代表团来中国并与云南结缘。2007-2008年,辛仁杰在厦门大学学习了一年中文。从尼赫鲁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取得硕士学位后,将研究方向定为南亚研究的辛仁杰选择来到云南大学攻读博士。

  辛仁杰本名兰维杰·辛哈,说得一口流利的汉语,对中国文化颇有研究的他总喜欢在向中国朋友做自我介绍时说,仁义的仁,杰出的杰。

  2012年5月,博士毕业的辛仁杰回到印度3个月后,作为印度企业发展学院与昆工管理经济学院合建的中印企业发展中心的印方代表,再次来到昆明。从那时起,他就致力于推动双方企业界的交流合作。常年辗转于中国的昆明、广州、上海和印度的加尔各答、金奈、孟买等城市之间。

  同年,辛仁杰认识了去印度旅游的昆明姑娘方晶,并在几年的交往后,成为“昆明女婿”。

  之后,辛仁杰选择留在云南民族大学南亚学院教授印度语,成为印度文化的传播使者,并将一些中国经验积极推广复制到印度。辛仁杰最关注的是“以开放促改革,放宽投资准入,加快自由贸易区建设,扩大内陆沿边开放”,他说,这将为中国和自己家乡的合作创造更大空间。

  见证——中印交往不断推进

  “云南区位优势正在凸显”

  近年来,中国与印度的交往愈发密切。而定位面向南亚东南亚辐射中心的云南,与印度的互联互通也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在加强,在云南已9年的辛仁杰见证了一切。

  “现在从印度到云南的时空距离在缩短,每天都有从昆明到加尔各答和德里的航班。昆明已经成为除北京外,有两个印度航线直飞的城市。”说起昆明与加尔各答的航线,辛仁杰感触很多。10年前,从印度到昆明还要到上海或广州转机。2007年首次开通了昆明到加尔各答的直航,2008年每周有三趟直飞印度的航班。辛仁杰见证了一个从无到有的过程,他相信随着中印交流增多,以后直飞的航线会更多。

  云南到印度直飞航班的逐渐增多也意味着两国人民交流增多。

  从昆明-加尔各答论坛(简称“K2K”论坛)到加尔各答的农博会,辛仁杰一直在努力推动着云南企业与印度企业的交流合作。

  “中国很多学习印地语的学生都没有机会到印度去学习,所以,我把中国很多高校开设商务英语、旅游英语的经验复制到了印度企业发展学院,在我的提议下开设了商务印地语专业,今年已经是第5批了。”辛仁杰介绍,每年云南民族大学、西安外国语大学、北京外国语大学和广东外国语大学的印地语专业的学生都可以申请到印度学习14个月。

  “借鉴中国模式,不仅可以到语言环境中学习,还可以在当地中资企业实习,”辛仁杰笑着说。目前这个专业已经有将近100个学生毕业了。这些毕业生大部分在印度中资企业工作。“都是大企业,比如碧桂园、OPPO、vivo等。”刚开始先做销售、策划等工作,随着后期培养发展,也有学生进入到管理层。第一批于2014年毕业的学生,有些年收入已达到20000元人民币左右。

  “印度市场非常大,近两年中资企业也非常重视,应该说我们正迎来一个中印经贸合作加强的良好阶段。”辛仁杰说。

  使者——民间外交家

  “中印民间需加强了解互动”

  在昆明的这几年,辛仁杰深刻地感受着云南的文化氛围,一直在积极参与中印文化的交流工作。

  “在民间文化交流方面,云南与印度一直交流得很好。”在昆明剧院,每年都有印度歌舞团过来表演,推广印度的文化。印度的瑜伽、肚皮舞让中国观众领略到印度的独特文化魅力。

  在印度文化推广方面,每年辛仁杰都会参与举办“印度洒红节”,这是印度人每年都要举办的传统活动。节日当天,中国人与印度人一起共同欢庆,并在对方身上留下美丽的颜色。“这种活动的举办是必要的,能让中印双方互相了解。”

  今年,辛仁杰还和几个朋友组成了洒红节组委会,在石林火把节期间举办了洒红节。“从一开始游客们的观望,到后来乐在其中,每一个人都能沉浸在节日的氛围中。”辛仁杰说,这就是一个文化接触、了解和接受的过程。

  辛仁杰还表示,印度民间对中文的需求很大,但在印度很难找到中文翻译,大多是导游在做中文翻译,“不会翻译的就含糊过去,很不专业。”此外,印度虽然有一些中文学校,很受学生欢迎,但教得却很一般。他调侃道:“从印度过来的留学生中文很差,连在宿舍定矿泉水都不知道如何用中文表达。所以以后,中印确实应该有更多的文化交流以满足民间的交往需求。”

  在辛仁杰看来,“中印的民间交往还远远不够,没有民间的交流与了解,贸易也不会大规模增长和长久。”辛仁杰举例说,譬如韩剧、日剧和游客数量的增长,就让日韩的商品在中国非常畅销。

  其实,随着近二十年印度经济的快速发展,印度对高质量蔬菜有大量的需求,这恰恰是云南的强项,然而这一市场信息却鲜为人知。

  云南与印度的民间交往正在不断加强,2014年K2K论坛在昆明举办,并举行了首届中印瑜伽节,以后每年举办一次,印度总理非常注重瑜伽文化的推广,在时任印度驻广州总领事高志远的提议下,考虑在昆明建立瑜伽学院。辛仁杰还清楚地记得从2015年的春节开始,他奔波于中印各个相关机构和部门,设立中印瑜伽学院的备忘录于当年5月在人民大会堂签署,最终落地云南民族大学。

  中国梦——“一带一路”倡议

  “尽自己的努力推进中印合作”

  据国家商务部驻孟买总领馆经商室统计,2016年,中国对印度进出口贸易总额701.5亿美元,同比减少2%。2016年外贸数据显示,中国是印度的第一大贸易伙伴。目光再收回到云南,2016年全年,云南与印度的贸易额为3.74亿美元,占云南与南亚地区贸易额的65%。

  “中印是当今世界经济增速最快的两个新兴市场国家,也是发展中国家,接下来应该是龙象共舞的时代。”为了积极推进中印企业间的经贸合作,除了在大学当老师,辛仁杰还做一些企业咨询工作。

  “要了解南亚市场首先要了解印度。”辛仁杰表示,从华为、小米、VIVO、OPPO、腾讯、阿里巴巴等中资企业争相在印度开设工厂或是投资并购,就可以看到印度市场的吸引力所在。

  的确,在印度总理莫迪提出“Make in India”之后,来自中国的很多制造业企业就纷纷在印度投资建厂,中资成为印度增长最迅猛的外资来源国。

  去年,碧桂园到印度拓展市场,这是中国第一个到印度的中国房地产公司。“全印度都有碧桂园。”辛仁杰说。

  “目前中国已经有一批企业走到印度,但云南做得还是不够。”辛仁杰说,首先,“云南的企业‘走出去’对国内发展动向和国际市场特征的研究不足。”另一方面是云南企业对印度市场了解不够,不敢贸然过去投资。

  辛仁杰提到了四川企业在印度的成功探索。“四川的企业比较积极,很愿意走出去。”特别是四川的东方电气和通威股份公司在印度都发展得很好。民营企业在“走出去”时很愿意探索。

  辛仁杰说,本来,云南的农业企业有很大优势。云南小规模、在山地发展农业的经验可以在南亚国家复制,到南亚发展比东部省区有竞争力。

  提及云南与印度经贸合作存在的问题,辛仁杰觉得开放与合作是双方的问题,印度还没有全面开放。但“政府层面认为与中国的合作很重要,要与中国保持沟通。经济做不了就做文化。”对印度而言,昆明有着更好的地理优势与气候条件,所以“印度非常重视云南。” 因此,辛仁杰对云南与印度的发展前景十分乐观。

  辛仁杰说他喜欢昆明,喜欢这里的文化与生活气息。他的老婆孩子在这,他也愿意留在这里生活工作。“我有一个梦想,不仅我会为推进中印之间的了解合作而努力,更会好好培养天生就是中印两国结晶的自己刚满一岁的儿子‘Lucky’(中文名“喆”),成为中印交流合作的积极推动者、中印文化交流的桥梁。而孩子的降生已经迈出第一步。”辛仁杰说。

  本报记者 顾颖 马龙潇

<

云南信息港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