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大学生校外租房热 专家:改善校园服务

2018年04月26日 08时20分00秒   来源:云南信息报

  春节前后往往是租房市场中的“换房密集期”,租客经常因为租金、工作变动等问题“换房”“退租”,而这个群体里,有不少是大学生。

  时下不少95后大学生热衷于校外租房,或许因为和舍友关系不那么融洽,或许想有个安静环境备考,或许是找到了另一半不愿意接受门禁束缚,也或许为了实习、兼职比较方便等。和传统房客不同,他们带有鲜明的个性,缺乏社会经验,且大多需要父母资助。在采访过程中,一些人表示,宿舍之外的生活并没有想象中的单纯美好。学校、家长对校外租房行为持反对态度,而专家学者们则认为,“除了严堵更要善于疏导”,在加强宿舍硬件的同时,还要巧用“大数据”,加强校园服务,打造“宜居”环境,吸引学生回归。

  

  

  现状:

  城中村租房热度不减

  4月17日,记者来到位于盘龙区沣源路一所大学附近,在学校周围的城中村内,立着各种“宾馆”、“公寓”的广告牌,这些所谓的“宾馆”、“公寓”几乎都是由3到6层的民房构成,都是一些小旅馆。其中一条长300米左右的小街内,居然有6家旅馆,两旁饭店、商店的外墙上,或挂或贴着“有房出租”的广告,有的写了旅馆位置,有的甚至标明房间里配置、是否有热水、意向合租者的性别等信息。

  经了解,这些旅馆的房间大多仅有10多平米,配有独立卫生间,除了接待一般的散客短时间居住外,更多的是租给在校大学生,“这些是一些租客的登记材料,大部分是95后,最小的是98年的,大二就出来租房住了。”一名房东透露,大学生租房一般包月,“当然也有包年的,有的学生一租一两个月,用于复习备考;有的学生找到女朋友,连着租了两三年。”她说,该城中村的房子,由于装修不等,月租为300元—500元。“有一个大学生租客较特殊,长期租了好几间房子,然后转租给同学或者朋友,从中赚取差价,每个月也能赚个1000多。”

  记者称自己想先看房,房东将记者带至一间房内,房间为一室一厅,10平方米左右,客厅空空荡荡,卧室里只有一张床和一个小电视,似乎是粉色的床单皱巴巴的,还有个一人高的小布衣柜。地面上随处扔着卫生纸、香蕉皮等。“上一个住户刚走,脏是脏了点儿,但大部分都是附近学校的学生们来住,没有乱七八糟的人,稍微打扫一下就好了。”房东说。

  在城中村里,记者还发现有一些日租房,在一条招租广告中写着:“本人有一住房欲按日出租,屋内设施齐全、整洁舒适。”广告上还留有联系人的手机号码。记者拨打了联系电话,对方是一位男士,他说租金30元到50元一天不等,房间“吃香得很”,特别紧俏。“今天这边已经没房子了,第二天的也都被预定完了。”

  随后,记者又拨打了另一位房东电话,接电话的是一妇女。她告诉记者,日租房租客多是情侣,特别是周末,即使房价涨到70元/天,也经常“一房难求”。“有的大学生拿不定主意是否出来住,就先到日租房里体验一下,看看能否适应再做决定。”也有不少球迷是为了看球,“今年6月份有世界杯,有电视机的好几间房被预订出去了。”

  除了城中村的小旅馆,高校附近正规小区也面向学生进行出租,这类小区不论从安全环境还是卫生环境,都比民房旅馆有保障,缺点就是费用太高,尤其对于基本无收入的学生而言,所以租住此类小区的学生并不多。租住在文林街的一名学生表示,他身边的同学绝大部分选择小旅馆,“毕竟便宜很多,我们能承担得起。”尽管近两年城中村的房租也有看涨的趋势,但涨价不过50元左右一个月。

  学生:

  校外租房安静、自由又浪漫

  高校周边的租房市场确实红火,俗话说有需求才有市场,是什么原因让大学生在缴纳了宿舍费之后,又另外花钱在外面租房住呢?

  案例1

  考研、考证需要安静环境生于1995年的董兆鑫目前就读于高新区某大学。2017年6月,大四的他在附近租了一间房子,准备着自己的考研之旅。他告诉记者:“我们宿舍太闹腾,只有出去住才能让自己的学习效率最大化。”另外,班里许多备考的同学也打算搬出来住,“和志同道合的人在一起备考,能给我源源不竭的动力和支持。”

  由于是第一次租房,董兆鑫在找房子的过程中遇到许多波折。“城中村环境差,所以我想在教工小区里租房,但这些房子大多是整租,租金有点小贵。”最终,通过相互引见,董兆鑫结识了两个准备考研的学弟,共同租了一个房子。因为有着共同的目标,董兆鑫和学弟们相处得非常愉快。学习疲惫或者遇到困难的时候,三人会围坐在一起,买来食材,涮起火锅,释放身上的压力。他觉得,无论今年考研成功与否,这段一起奋斗的日子都值得自己一生铭记。

  无独有偶,今年大三的小曲正备考注册会计师资格证,她告诉记者,原本她在的寝室有七个人,平时比较吵闹,在和舍友沟通几次无果,她便搬了出来。“虽然旅馆的环境不怎么好,但只要我关上门窗,房间里还比较安静,能给我充分的思考空间,在这里看书比在寝室看书效率高多了。” 小曲说。

  案例2

  校外租房更自由

  还有一部分大学生出来租房的原因是“更自由”。昆明市区的大部分高校规定每天23时熄灯、断网,1996年出生的阮立雄所在的高校也不例外。他从大三开始便在校外租房居住。喜欢和哥们儿打游戏、聚会、唱歌的他,对于23时熄灯、关网的规定很是郁闷。“大学忍受了两年,大三实在不想继续过这种无聊的生活,就偷偷搬了出来。”在阮立雄租的房间里,那仅有的床和笔记本电脑就是他最喜欢的东西。

  “现在18岁的孩子就已经够成熟的了,禁止校外租房简直就是对年轻人的一种束缚。”今年大四的张同学生于1996年,作为一名交换生,最近她刚从新加坡回来,“国外大学不干涉学生租房子,有的国家大学认为在外租房让学生提早接触社会,锻炼自理能力,所以连宿舍都不建。”

  案例3

  情侣、主播青睐在外租房

  云南某高校的韩蓓和男朋友相识于大学校园,两个人想要营造属于自己的“二人世界”,但学校集体宿舍的规章制度又不允许。如今,恰逢研三,临近毕业,两人在学校已经都没有课程任务,经过商量后,他们决定在校外租间房住。

  “我们现在都是成年人,都有理智,不像大学生那么青涩不成熟。而且我们研究生即将毕业,马上就要步入社会参加工作,应该有能力为自己的感情和未来负责任。”韩蓓说。记者在和韩蓓沟通的时候,就看见同楼层的陈同学回来了,他就读于北市区的一所高校,今年在西山区找了一家实习单位,“从学校来这边需要坐一个多小时公交,搬到这边早上能多睡会,偶尔需要晚上加班设计东西,也不用担心宿舍关灯。”

  “我是某宝主播,平时直播教女生服饰搭配,也卖衣服、小配饰等。”生于1996年的何同学今年上大三,头脑活络的她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小单间,她将其分隔成三部分,一部分作为囤货的仓库,另一部分是展示区,可以穿着衣服在摄像头前展示,最后一部分是厕所带更衣间,“我直播的时间是晚上的8:00到凌晨1:00,宿舍11点半就熄灯,那时候正是别人刷礼物的高峰期,不得已出来住。”作为一名女生,何同学表示,比较担心安全问题,“现在我把舍友也拉过来了,她住在我隔壁,平时上课下课一起回来,偶尔客串一下试装模特,我也轻松一些。”

  弊端:租金太贵、与班级脱节

  “要交房租啊!这是最大的开销了。天天要算房租水电费垃圾费,有时候还想升级电脑,哪儿都需要钱。父母给我的生活费早就见底了,所以我只好出去打打工,不过我觉得这也挺锻炼人的。”阮立雄说。

  和他一样,除了上课和处理事务,钱章敏和男朋友也很少回学校。“在外租房让我们有了更多私人空间,共同生活也增进了我们的感情。即使会有摩擦和争吵,我相信如果两人情到深处,共同面对困难,那么也是一种成长。”为了方便,目前钱章敏和男朋友还是选择在离学校不远的小区里租房。他们租住的房间大小只有10平方米左右,放张床放张桌子基本就没有什么活动空间,可是即便是这么狭小的空间,每月的房租也要800元。“两个人住确实局促些,可是也没有办法,房租实在太贵了。”

  钱章敏认为,大学是认识志同道合朋友的一个过程,“大学感情比较纯粹,许多大学同学都能成为一辈子的朋友,我出来后明显感觉和同学疏远了,而且我男朋友很贪玩,通宵玩游戏是家常便饭,去年期末挂了两门课程,等房租到期后和我男朋友商量一下,能不能搬回去住。”

  房租太贵、社会经验太少,大学生追求宿舍之外的独立生活时,也发现,“独立”“自由”并不是那么轻松的口号,租房热潮背后,黑幕重重的租房市场也是他们要面对的。

  殷倩(化名)是昆明某高校的大三学生,此前她的一位学姐在外租房,有一天打电话给她,说想将其中一间转租出去。因为两人关系不错,加上殷倩与一位舍友关系不好,所以就答应了。到交租金的时候,殷倩将房租交给这名学姐。有一天她正在上课,突然房东打来电话,问她这一季度的房租什么时候能交?她一下子就蒙了,下了课赶忙回到房子,发现学姐的房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人去屋空,拨打手机关机,微信也被拉黑。她赶到这名学姐所在的学院时,班主任告诉她,这名学姐前不久已经毕业回家了。不得已,她只好向家人求助,随后报了警。“钱不多,但是有些心寒,前几天才和你谈笑风生的舍友,后脚就卷款溜了,大学宿舍虽然有些不如意,起码大家知根知底,不用防着谁,我想过几天就搬回去住。”

  学校:“紧箍咒”难防“障眼法”

  为了方便管理,省内许多高校明令禁止校内学生在外租房,但面对形形色色租房学生,校方表示防不胜防。

  “我们学校对于学生的安全问题一直很重视。”云南某高校一名辅导员说,学校每年都和学生家长签订安全承诺书,落实家长的监管职责,“家校合力”禁止学生私自在校外租房居住。“对于不在校内住宿的学生,学校也会要求其与家长签订‘三方签订保证书’,作出‘出现问题学校概不负责’的承诺。”

  “我们学院要求在校学生每天晚上8点半到11点之间执行指纹打考勤,其他有的学院是班长晚上点人数。”云南师范大学辅导员陈老师说,为了学生的安全着想,周末也要打考勤,没打的会被点名通报。

  就读于云南工商学院的张同学表示,晚上10点左右,学生宿舍自治委成员便会来到寝室进行人员检查,“若学生在寝室,他们会在检查本上该同学的名字旁打上勾。”

  然而,“不少在外租房的学生会在辅导员晚上点名时跑回去‘应应景’,点名后再离开学校去校外居住。”昆明理工大学辅导员张老师表示,宿舍门禁是晚上11点半,总不能在某一个寝室耗到门禁再去下一个宿舍,“毕竟要查几十个宿舍,要是查得太慢会影响学生们休息。”

  阮立雄向记者透露,他的寝室在楼道中间,所以他常使用“障眼法”——每当辅导员检查时,楼道口已经被查过寝室的同学就会发消息通知他,他就会让别的系的哥们儿赶紧避过辅导员,趁辅导员还在别的宿舍检查时溜进他们宿舍、睡到他的床上,装成已经睡觉的样子,“盖上被子就露个后脑勺,辅导员又不可能爬上来。只要我舍友们和我哥们儿配合得好,我就不用费劲儿跑回去。”

  家长:在外租房让人很操心

  一些家长也对大学生校外租房的行为表示担心。“学校有宿舍为什么不住?现在的孩子太让人操心了。”一位学生家长说,此前她也听说过有学生因为考研、实习而搬出了校门,但现在一些学生为了追求“更自由地玩”而搬出去,她是非常不赞同的。“学生的主要任务不就是学习吗?怎么把玩看得比学习还重要?学校宿舍里多热闹啊,多和同学在一起玩玩,加深加深感情,等毕业了这些人都是你最亲的人。”

  除了学习方面,一位王姓家长表示:“之前我家孩子就一直想出去住,被我阻止了。”王先生说,孩子在校内住宿,虽然条件可能比较艰苦,限制也比较多,但是很安全,打交道的人基本上都是学生或者老师。”如果住到校外,不仅要考虑人身安全问题,还要考虑思想不成熟的孩子会不会被社会上的不良人士引诱去做坏事。“再说了,现在的孩子基本都是独生子女,太自我了,学会和舍友们和谐相处也是对他性格的磨练。”

  还有的家长担心孩子在外租房会使男女朋友同居的可能性大幅增长。“在学校里有老师们管着,出了学校门,我们家长也不在身边,谁知道孩子们会做出什么事。”一旦意外怀孕,对女同学的身体和心灵会带来巨大伤害。“这个年龄阶段在外面租房子,家长没法不操心,希望学校更加严格监管,从根本上杜绝大学生在外租房。”

  专家:除了严堵更要善于疏导

  对于大学生在校外租房的情况,云南农业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桓晓松表示,大学生外出租房是目前一个较为普遍的社会现象,除了严堵更要善于疏导。

  他认为,大学生在校外租房的根源在于,青春期的学生心理活动处于活跃时期,他们思想上强烈要求独立,而且不喜欢受限制;对于一部分独立性特强的学生而言,除了不受限制之外,他们也有意识地认为自己在宿舍里的活动会影响他人,为了活动更加自由,外出租房显然就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了。“在外出租房的原因中,喜爱自由的学生偏多,为了考研或其他一些目的的学生毕竟是少数。”

  但学生一旦到外面租房,就等于失去了学校的监督,不利于培养学生的集体意识、组织纪律性以及人际关系协调能力等。对此,学校可以采用家校共管的方式,积极与家长沟通,家长们对孩子也不要过于迁就,学生自己也应该克制那颗爱玩的心,多多感受校内集体生活。“加强监管的同时,学校也要完善设施和服务,给学生营造出整洁、舒适、宁静的生活、学习氛围,政府管理部门要投入基础设施,以满足师生工作、学习和生活需要。”

  此外,省内高校可以借鉴省外“互联网”+“高校”的做法,采用大数据技术,推进学生公寓精细化管理。例如:北京某高校,每学期开始前,校方后勤集团会发布新生住宿习惯调查与新生床上用品预定网址,新生住宿习惯高度浓缩了作息是否规律等九类问题,全面了解学生们住宿习惯,甚至包括身高、床上用品花色等,给学生多元化的选择。“随着大学生年龄增长,个人学习习惯差异会更加明显,生活节奏也很不同,对隐私也会有更高要求,只有给学生提供更多选择,才能减少宿舍生活矛盾,冲突,提高学生对宿舍生活满意度。”

  而云大滇池学院“数字迎新”系统也值得推广,云大滇池学院现代教育技术中心的谢晓珂表示,去年末,团队在分析大数据后,在学院平台上推出“结伴而行”和网上选宿舍的功能。“部分学生在外租房,是由于不同地区学生生活、观念差异太大所致。”“结伴而行”功能可以让即将入学的新生,在云大滇池学院官方微信公众号里找到与自己同城学生信息,“‘网上选宿舍’功能可以让新生根据自身情况选择生活习惯相近、志同道合的舍友,这么一来,能有效减少学生在外租房的比例。”

  在外租房家具损坏维修需要交钱,在昆明的大部分高校里,宿舍里的床柜桌椅损坏了大部分是由校方免费维修,无形中也节省了学生开支。桓晓松表示,学校可以在班会、校报上宣传校外租房的诸多弊端,引导学生自愿回到学校中来。

  

<

云南信息港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