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冰花男孩”们先暖起来 首批十万元爱心捐款送达

2018年01月11日 08时37分00秒   来源:云南信息报

  顶风霜上学,头发、眉毛被风霜沾成雪白……1月9日,云南昭通市鲁甸县新街镇转山包小学三年级学生王福满因一张特殊的上学照走红网络,也让众多网友直喊“心疼”。昨日,“冰花男孩”王福满有了帽子和手套,在外打工的爸爸也赶回了家。

  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在当前向贫困发起决战的关键期,必须加大贫困孩子吃饱穿暖的保障工作,主动作为、及早谋划。众人一心,让“冰花男孩”们先暖起来,是精准脱贫、全面小康的题中应有之义。

  当地领导家访部署学生保暖工作

  1月9日21时,昭通市委副书记、市长郭大进主持召开全市保障群众冬季生产生活安全视频会议。郭大进首先通报了“冰花男孩”相关情况,经核实,“冰花男孩”是鲁甸县新街镇转山包小学三年级学生,现居住地离学校4.5公里,1月8日当天气温较低,男孩走路上学,到教室时头发和眉毛沾满冰霜。照片是班级老师1月8日8:50拍摄,发给该校校长,上传到网上后引起众多网民关注和各大媒体报道。

  郭大进通报了相关情况。当日下午,市政府副市长吴静赶到该校现场办公,立即到“冰花男孩”家中开展家访,对做好学校学生和留守儿童保暖、安全过冬等作出具体布置;鲁甸县县长马洪旗、副县长梁浩波迅速赶到转山包小学和“冰花男孩”家中了解情况,并对市里的要求进行落实。

  为进一步做好保障全市群众冬季生产生活安全工作,会议要求全市各级各部门采取坚决有力措施,全力保障群众冬季生产生活安全,尤其要保障好学生、留守儿童温暖安全过冬。教育部门要落实好学校师生过冬措施,为高寒山区的学校配备必需的取暖设备。

  首批10万元网友爱心捐款已送达

  “冰花男孩”的求学故事被媒体报道后,许多网友希望给男孩捐助过冬物品。当地政府表示:为了孩子身心健康,建议网友为昭通广大贫困孩子捐赠,而不仅仅只是对孩子个人。

  昨日,共青团云南省委、云南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共青团昭通市委、昭通市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和共青团鲁甸县委联合组织和带领青年志愿者,深入“冰花男孩”所在的学校鲁甸县新街镇转山包小学及附近高寒山区学校,送去了昨日开始发起的“青春暖冬行动”所募集的首批10万元网友的爱心捐款。在“青春暖冬行动”关爱资金的发放仪式上,为在校的81名学生,每人现场发放了500元的第一批“暖冬补助”。其他款项将由昭通团市委和昭通市青基会统一组织,于近期尽快发放到学生手中。

  截至昨日,云南青基会通过腾讯公益众筹、新浪微公益众筹等方式已面向全社会筹集暖冬爱心善款共计30万余元,爱心筹款还在持续进行中。

  对话

  “冰花男孩”:

  最想去北京看看那里的学生怎么读书

  “冰花男孩”是许多高寒贫困地区求学孩子的写照,折射的是一个大问题。在转山包小学,他并不是该校学生走路上学距离最远的一个,距学校最远的学生要早上五点半起床,步行3小时山路上学。而在地处乌蒙山集中连片特困地区的昭通市,113万余名建档立卡贫困人口中就有小学生13.87万人、占在校生总数近47%。

  面对“冰花男孩”,当地有位教师回想起自己的童年,“回首当年石径远,天寒地冻与君同”。这说明寒冬求学的艰辛是一个老问题。多年来,一双温暖的手套、一间暖和的教室,成为一拨拨孩子的渴望。

  上学的路要走一个半小时

  问:当时是一个人上学吗?

  王福满:昨天期末考试,我一个人去上学,姐姐不考试,就没去。

  问:上学要走多久?好走吗?

  王福满:要走一个半小时。好走,但我昨天摔倒过,当时摔疼了。

  问:估计这次期末考试能考多少分?

  王福满:语文70分-80分,数学80多分。

  问:昨天穿这么少的衣服,冷吗?

  王福满:我一般穿四、五件衣服。昨天以为是晴天,只穿了两件衣服。

  问:妈妈离开后,你想她吗?

  王福满:不想。她每次走,都不给我们打一声招呼。

  问:如果再见到妈妈,你想跟她说什么?

  王福满:妈妈,你不要走。

  “长大后要当警察,可以抓坏人”

  问:你有什么兴趣爱好?

  王福满:我喜欢看有关外星人的科幻书,很有趣,可以让我知道哪些星球是外星人的,哪些星球不是。

  问:平时做完作业,忙完家里的事,喜欢做什么?

  王福满:找老师借篮球,打篮球。

  问:那你的新年愿望是什么?

  王福满:找钱,还要好好读书。

  问:为什么要急着找钱?

  王福满:这样奶奶生病了,就有钱给她治病了。

  问:那你的理想是什么?为什么?

  王福满:我长大后要当警察,因为可以抓坏人,报效祖国。

  问:有到外面看看吗?

  王福满:没有,我连镇上都没去过,没有走出过村里。我最想去北京,我想去看看那里的学生是怎么读书的。

  “冰花男孩”之父:

  不希望让儿子觉得

  可以不劳而获

  1月8日深夜11点,父亲王刚奎赶到家中,睡着的王福满和10岁的姐姐满心欢喜,起来迎接爸爸。

  妻子已离家两年,王刚奎在昆明的建筑工地打工,顺便打探妻子的消息,孩子就跟58岁的奶奶留在家中生活。他每月收入就是两三千块钱,近半年才回一次家。最近几年,母亲身体不好,经常头疼,一直在吃药,因没有钱,无法去大医院做检查,一家开支全靠他,现在已欠债近七万元。目前,他们家仍住在土房里,但已经在盖新房,7万元的外债有5万是盖新房借的。

  王刚奎表示,照片走热后,不少人提出资助要求,但是自己希望孩子不要因此学会不劳而获,而是依靠读书,靠自己的努力改变命运。

  “看到照片觉得心疼”

  问:什么时候看到“冰花男孩”的照片?

  王刚奎:我一直在昆明打工,在外面好几年了,平时事情也多。一直到前两天,才在网上看到这个照片,我一看,这不是我的儿子吗?这之后才知道这件事。

  问:看到照片时心里想什么?

  王刚奎:心疼,看到孩子头上都是白的冰花,感觉到他很冷,觉得很心疼。所以很快我就回家来了。

  问:家庭经济状况怎么样?

  王刚奎:我们家就是经济条件不好。孩子他妈妈两年前离开了家,再也没联系过我们。家里的收入,主要是我一个人在昆明打工,工地上给人搬沙子平均下来,一个月有三千块钱的收入。

  问:平时在家用什么取暖?

  王刚奎:取暖就是烧木柴。家里的房子是20多年前新修的,用泥巴糊起来,再用木头撑住,也装不了什么家用电器。

  “还是要脚踏实地”

  问:孩子在家平时怎么生活?

  王刚奎:我有两个孩子,女儿10岁,儿子8岁,大部分时间,就是两个孩子在家。平时我出去打工之前,会买好米,他们自己做饭就可以了。菜的话,就是家里种的洋芋。

  问:想过多在家陪陪孩子?

  王刚奎:想是经常想,但是不出去又不行。家里准备翻新房子,借了钱要还。平时一年的开始,也要几千块钱,我只能出去打工。

  问:孩子受到关注后,有什么变化吗?

  王刚奎:比以前开朗了,他平时就不闹,很安静,现在会主动跟人说话。这几天,儿子天天都很高兴,说要好好读书,感谢那些关心他的人。

  问:很多人对你家提出资助?

  王刚奎:很多人打电话来,说可以资助我们家,我很感谢。但是关注的这种热度,总会过去,我怕到时候有这种变化(落差),反而会影响到孩子,所以到现在还没有具体去了解资助的事情。我们家条件是不好,但是孩子还是喜欢读书的,希望考到北京上大学,我不希望因为这件事让他觉得可以不劳而获,还是要脚踏实地。

  本报记者徐蓉、新华社等

<

云南信息港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