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市场没规则 起底昆明宠物殡葬:在灰色地带游走

2017年11月01日 07时58分00秒   来源:云南信息报

  随着时代发展,城市里饲养宠物的人越来越多。但爱宠大都寿命有限,一个问题也随之而来——宠物离世后该如何安置它们?日前,刚刚毕业的昆明女大学生瑞瑞就遇到了这样一件麻烦事。她所养的宠物猪“皮皮”因病死亡,虽然她很想以一种体面的方式安葬“皮皮”,但最终却只能以一种吊诡的“地下接头”交易方式,草草完成了“皮皮”的火化过程,而想给“皮皮一个墓地”的心愿始终未能达成。

  记者查询《昆明市殡葬管理条例》发现,第三章第二十条明确:“建立经营性公墓,由建墓单位向县(市、区)民政行政主管部门提出申请,经本级人民政府和市民政行政主管部门审核同意并经市人民政府批准后,报省民政行政主管部门审批。”但该条例仅针对人,对于宠物,目前并没有明确的规章制度来决定它们死亡后的归宿。

  如果心爱的宠物过世,我们该如何体面地送它一程?昆明到底有没有相关的宠物殡葬服务?

  讲述·宠物主人

  “我真的想给皮皮一个小墓地,想它了能去看看”

  “我各种寻找可以安葬皮皮的方式,最后却神奇地、就像地下交易一样,把‘皮皮’草草火化了!”不久前刚刚失去爱宠的瑞瑞无奈地向记者吐槽。

  作为一名爱宠人士,今年7月刚刚大学毕业的瑞瑞对于所养的宠物猪“皮皮”倾注了很多感情。她向记者介绍,今年7月初她通过购物APP获得“皮皮”,虽然仅相处了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但“皮皮”的到来给她带来很多欢乐。说着,瑞瑞还向记者展示了她专门给“皮皮”买的小衣服,以及手机里的视频和照片。

  在8月初时,由于天气原因“皮皮”患上了感冒,导致胃部积食肚子鼓起一个包。在经过宠物医生的诊疗后,瑞瑞放心地把“皮皮”带回了家。不幸的是,接下来几天,“皮皮”却病情恶化并感染魏氏梭菌病毒,生命定格在了8月17日这天。

  对于瑞瑞来说,悲伤在所难免,但当务之急是如何安葬皮皮。她很想给“皮皮”买块墓地立个墓碑,这样想念的时候能去拜祭一下。瑞瑞咨询了很多身边的朋友,他们都不知道昆明哪里有针对宠物的殡葬服务。几经辗转,瑞瑞通过“皮皮”生病时接诊的医生和一个男子取得了联系。电话里,在瑞瑞说明情况后,男子给她介绍了几个基本项目和相关费用,经过各种比对后,瑞瑞选择了价值430元的集体火化。

  8月17日上午10点左右,瑞瑞电话联系了对方。当时男子并没有提供具体的店址或是火化地址,而是让她去一地点接头,“你到了陆军讲武堂旧址门口后给我打电话,我会来取。”说罢,男子就挂断了电话。

  当瑞瑞到达男子指定的地点后,便电话联系了对方,对方回复“你稍等一下,我马上到”,随即又挂断了电话。

  两分钟左右,瑞瑞见到了这个骑着电动车的男子。双方没有过多交谈,确定身份后,男子抬头看了一眼四周,发现没有什么人,便快速拿出一个超大号的黑色塑料袋让瑞瑞把“皮皮”放进去,接着立马扎紧了袋口,放在了电动车脚踏板上。随后瑞瑞支付了相关费用,并询问何时可以火化。男子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说,“后面我们会给您发视频,可能要等几天,那就先这样,再见。”瑞瑞还没反应过来,男子就快速骑车离开了,整个交接过程不到5分钟。

  该男子离开十分钟后给瑞瑞发来了第一个视频。视频中,“皮皮”被用布包裹着放进了一个很大的冷柜。后来接连几天那边都没有再发来消息。一直到8月22号,那名男子给瑞瑞发来了第二个视频:一扇锈迹斑斑的焚尸炉门唰的一声被打开,炉里放着一块印着奠字的红布,过了几秒,嘭地一下大火点燃,整个殡葬业务就算结束了。

  瑞瑞向记者表示,红布下究竟是不是“皮皮”她无从考证,“皮皮”的骨灰最终到了何处,是否真如男子所说的同其他集体火化的宠物一同撒到果园里,也无从追究,但她愿意相信“皮皮”得到了一个好的归宿。

  探访·宠物殡葬从业者

  “想获宠物殡葬许可证无门,只能以另一种方式进行”

  在宠物殡葬行业还没有明确许可及规定的情况下,是否有人尝试去做呢?带着这个疑问,记者采访了一位曾经想要获得宠物殡葬许可的人士杨先生,向他了解相关信息。

  杨先生先向记者介绍了目前国际上一些发达国家的宠物殡葬行业。他说,在国外,宠物殡葬除了有专业的化妆师、入殓师,丧仪、墓葬、灵位、拜祭的寺庙等方面都很健全。而在国内,这方面还很落后。

  据了解,杨先生自从有从事宠物殡葬行业的念头后,就一直在努力尝试。但由于没有相关政策的支持,杨先生只能办理了宠物服务的许可证。他和合伙人承包了一座荒山,还去了包括北上广深这样的大城市进行市场调研,前期准备了很久才开业。

  针对从事这个行业的困难,杨先生表示过程很波折。“当然是政策上的,相关的法律法规不健全,宠物殡葬方面没有相关许可。”他向记者介绍说,他们曾去发改委咨询,也去过其他部门,大多数都只得到一个“回去等消息”的答案,而一些具体的主管部门,却表示没有听说过“宠物殡葬”这回事,目前全国也没有先例。

  在经历了种种困难的探索及准备后,杨先生最终办了个宠物服务的营业执照,以宠物服务的名义,再包含宠物殡葬业务的方式来运营公司。据杨先生介绍,目前公司内宠物殡葬只有两个方式:第一种方式是火化。宠物的部分骨灰可以制作成骨灰项链、骨灰手链。宠物主人如想把宠物永远留在身边,就可以选择火化业务;第二种方式是墓地。宠物按环保要求火化后埋葬,可以给宠物墓地立个碑,做个围栏,刻上碑文,碑上还可以贴上宠物生前的照片。

  当谈到市民对宠物殡葬的接受度时,杨先生表示,肯定会有反对的声音,原因是浪费地。杨先生认为,盖别墅同样浪费地,更何况陪伴了主人十多年的宠物,花一点钱,为自己的狗办个身后事并不过分。杨先生说,自己承包的是一座荒山,他在山上种植果树,只是在树与树之间做宠物墓地,这并没有造成任何资源浪费。杨先生的客户,百分之八十以上都很感谢杨先生做了宠物殡葬这件事,都在帮他极力地推广。

  提及相关政策,杨先生乐观地认为,有宠物殡葬相关政策后,许可证是迟早的事,“但是也不会很快,也许十年也许二十年,因为这个需求是必须的。”

  关于宠物殡葬行业的前景,杨先生既有展望,也有担忧。他说,他最担忧“价格战”乱象,因为政策不健全,不同宠物殡葬公司的流程标准和定价都不同,导致消费者容易因宠物殡葬消费的差异产生对行业的失望。

  调查·行业现状

  存在但不规范,有市场没规则

  市民瑞瑞所经历的在讲武堂前“地下接头式”的宠物殡葬经营方式,只是其中一种。记者通过网络和电话采访了解到,不管是昆明本地宠物医院,还是立足于网站的宠物服务公司,大部分都带有宠物殡葬服务。虽然没有明文规定宠物殡葬的相关政策法规,但是有需求便有市场,宠物殡葬服务依旧存在。

  据记者调查,昆明的宠物医院或较大型的宠物服务公司,均没有获得许可的宠物殡葬,而且只有火化业务,没有土葬及墓穴服务,火化后骨灰的处理也大多由宠物主人自行处理。

  在昆明,大大小小的宠物医院有上百家。记者通过电话及实地采访了解到,部分宠物医院的确有火化宠物尸体的业务项目,并有各自的价目表。记者拿到价目表后发现,计费方式由宠物的重量而定,价格从800-3000元不等,并有一系列配套服务,例如宠物尸体的接送、遗体整理、骨灰盒等等。然而,当记者问到有没有宠物的墓穴出售时,得到的答案都是统一的,“没有,这个服务目前是不能做到的,最多可以帮您处理宠物的骨灰,当然您也可以自己拿走”。

  宠物火化的问题尚有解决的办法,但是对于墓穴来说便有些曲折。记者在采访昆明某公墓时被明确告知,不提供宠物墓葬,并且也不允许在园区内埋葬宠物。但是,也有公墓的态度并不那么坚决,当记者在询问某昆明另一公墓公司关于宠物墓葬业务时,公墓的工作人员介绍道,宠物主人可以选择树葬的方式,价格是9900元,是该公墓提供的一种服务:认领一棵树,并可将宠物埋在树下,算作宠物的墓碑。并且表明园区内所售墓穴如果要葬宠物也不会进行干涉,墓地的价格则在20000-80000元不等。

  针对相关政府部门和主管机构关于宠物殡葬行业存在问题的看法,记者采访了相关部门。据昆明市民政局殡葬管理处的工作人员介绍,该管理部门只涉及到“人”的殡葬,关于动物的还没有出台相关政策法规,不予监管,并建议记者去农业部门咨询。记者随后联系了云南省农业厅下属云南动物卫生监督所,据该所工作人员介绍,若宠物主人将其宠物不经火化处理随意埋葬,具有安全隐患,被发现或经举报会进行卫生检查的监督,至于宠物殡葬则没有相关规定,也不在职责范围内。

  经过多方辗转,记者采访到昆明市工商局的工作人员。据其介绍,宠物殡葬目前没有在国民经济行业标准里面,因此在公司注册名称里不会给到关于“宠物殡葬”的行业资格范围,当记者提到“目前市场上的确存在宠物殡葬这个商品服务”时,得到的回答是“存在不一定合法”,目前市场上存在的有关“宠物殡葬”服务的公司及个人都是不合法的,没有经营许可。关于宠物墓园的经营许可,工作人员也向记者表示,同样没有,并且他认为该行业在今后可能不被倡导,土地资源有限不会被用来开发宠物的墓园。

  截至目前,针对宠物殡葬行业依旧没有一个详细的规定出台,也没有准确的行业规范。或许有人曾经做出过尝试和努力,但是道阻且长。宠物殡葬今后能否合法化?是否会有具体部门进行市场监管?让我们拭目以待。

  本报记者 张丹玫 何碧莲 见习记者 贺艺慜 韦蓉

<

云南信息港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