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养老何去何从 昆明一小区业主挂横幅驱逐养老中心

2017年03月01日 09时47分00秒   来源:云南网

养老中心与小区业主产生矛盾后召开会议,一位生活在这里的老人安静地听着与会者发言 记者 资渔

养老中心的老人家属在会上发言,她对养老中心的服务给予肯定,对养老中心的未来则显得底气不足

不少小区居民在表单签字,要求养老中心离开

业主在小区内挂出横幅,表达自己的意愿

刘岚去探望父亲的那天,一些小区业主正邀约着挂起大横幅。“养老中心滚出去”,醒目的七个大字赫然悬挂在小区广场上,另一边,是冬天太阳下坐在轮椅上的老人们,露出不知所措的神情。

难道老了就无处可去?

老人们忧心忡忡。他们就住在这个开办在昆明白沙润园小区里的养老中心,两年多来与业主一直相安无事,直到2016年10月,突然有人站出来反对养老中心的存在。

随着反对的声音日益尖锐,看似平常的邻里矛盾,背后却是小区业主与养老中心的权益之争。这场始于利益的冲突波及了道德层面,令这些想安度晚年的老人成了小区里尴尬的存在。

“养老中心滚出去”

“请问,我们小区有能力、有义务负担来自全昆明、全省乃至全国的老人吗?!”反对养老中心的业主们情绪激动。

“强烈要求养老中心搬离我们的家园”。

2016年12月10日上午,一条红色大横幅悬在空中,白沙润园小区的几十名业主聚集在小区入口的广场处,要求青裕社区养老服务中心从小区搬出去。

青裕社区养老服务中心(以下简称“养老中心”),是盘龙区根据开展“居家养老”有偿服务试点社区工作的要求,由盘龙区青云街道青裕社区引进温馨家庭助老中心,开展社区养老的一个探索。

此前,媒体的报道曾给予这个养老中心高度评价。它进驻青云街道青裕社区的白沙润园小区,通过自购和租用房屋的形式,由专业机构在小区内开展养老服务,正不断吸引老人入住。“这一全国创新的社区嵌入式养老新模式,将成为未来养老的主流方向”。

但是,外界给予高度评价的这个养老新模式,却招来了白沙润园小区部分业主的强烈反对。

“刚开始,我们以为社区养老是只针对我们小区的老人,没想到进来的是全国各地的老人。请问,我们小区有能力、有义务负担来自全昆明、全省乃至全国的老人吗?!”反对养老中心的业主们情绪激动。

白沙润园是个花园洋房小区,养老中心当初选中这里,不排除看中了小区的宜居环境。目前,利用购置的3套住宅及租赁的11套住房,养老中心共有70多位老人入住,其中一半是80岁以上的高龄老人。

“我们到这里来的有退休医生、教授、工程师、干部,都是一辈子为国家建设作过贡献的,老了就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安度晚年。”这些老人怀着简单的想法住进了养老中心,没想到一场风波正等待着他们。

自2016年10月起,反对养老中心的小区业主们组织起来,成立了法务、联络、财务、行动等5个工作小组,搜集信息,制作布告、横幅,上门征求业主意见,联名签字要求养老中心搬离,甚至一度用垃圾桶堵住老人必经的电梯通道。

业主们有各自的理由。“(养老中心的)护工不专业,推着老人,嘴里还叼着烟,这对老人好么?嗑瓜子、吸烟,这些我们都见过。护工在小区里摘杨梅,把绿化搞得乱七八糟。”为了证实所言非虚,业主出示了手机拍摄的照片——有男护工推着老人、嘴里叼着烟的照片;有护工在坡上走、坐轮椅的老人沿坡滑下去的照片;还有老人去世、救护车出入小区的照片。

“你就没有一个集中的区域,怎么管理?医疗也不配套,你说你住在楼上,楼下突然有救护车来,你怎么想?像我们带着小孩,孩子有时候会被吓到。”一位母亲表达着不满。

而老人们对业主的行为感到不解:“你们买了房,我们租了房,都是一样交钱。你可以享受这个公共环境,我们就不可以?怎么可以说把老人轰走?你们难道不会老?你们难道没有父母?”

权益与道德的博弈

入驻小区之前,养老中心并未与业主进行有效沟通。业主的质疑直指问题核心——这个养老中心是否具备合法资质?

这些住在社区养老中心的老年人,有没有权利享受小区的公共设施?

业主们并不否认老人们的权利,但这并不代表他们持赞同态度,“你可以和全体业主共同享受公共区域的使用权,但是公共资源是不是长期大量被你占用了呢?这是不是过多占用了其他业主的公共资源?简单举个例子,我们这个单元,一个单元6层12户,就算养老院租了一套房子,但是轮椅全部摆在公共入口,这是不是一户人影响了其他12户?”

实际的摩擦来自邻里之间。王春兰今年50多岁,是小区第一批入住的业主,跟养老中心收住的几个老人是对门邻居。王春兰家里养了狗,自从老人入住后,她担心狗会吓到老人,“每天早上,我遛狗都是在老人下楼之前就出门,他们进电梯了,我就等下一趟,错开时间。晚上有老人咳嗽,睡不着就起来走动,几年时间了都是这样。”

刚开始,王春兰觉得人都会老,自己也年过半百了,很理解这些老人。但日子一长,她越来越觉得养老中心“不是那么回事”。2015年冬天,王春兰看到工作人员把对门住的一位老人的物品背出去,之后全部甩到垃圾桶里。她猜测,对门有老人去世了。第二天中午以前,其他几个入住的老人也全部搬离。

这让一部分业主误认为,养老中心的主要服务项目是临终关怀。但养老中心表示,实际上,真正在小区里去世的老人只有一位,之后为了减轻对业主造成的实际影响,养老中心对接纳入住的老人作出了一定限制。

“我一开始以为是小区里面养老,后来他们全国各地打广告,吸引外来的老人。它不是慈善单位,它是经营性质的。”后来,王春兰反复询问老人“你们入住养老中心要交多少钱”。

入驻白沙润园小区之前,养老中心并未与业主进行有效沟通,结果暴露出种种问题。业主对养老中心的质疑是全方位的,从管理不善、护工不专业,到挤占小区公共资源、破坏小区环境,最终业主的质疑直指问题核心——这个养老中心是否具备合法资质?

这本是一场始于利益的冲突,因牵涉“尊老”这个道德问题,业主们也有顾虑。“我们家里都有老人,我们自己将来也会老,养老是社会必须解决的一个大问题。但是,第一,我们要质疑它的合法性,它不合法,就没有权利来这个地方办养老中心;第二,物权法上有一点,不得违法把民用住宅改为商用;第三,养老中心进入小区必须经过业委会的同意,如果没有业委会,必须要得到一定数量业主的同意。”

青裕社区养老服务中心究竟合不合法?就目前的政策而言,在一个没有成立业委会的小区,还未获得业主的同意,便将居民住宅改为经营性住房,这使它陷入了一个颇为尴尬的处境。

“社区养老”左右为难

养老中心入驻小区带来了一系列的问题,涉及法律法规、行政许可、伦理道德、公共利益等种种方面,纷繁复杂。

青裕社区养老服务中心为什么要推行“社区嵌入式”的养老新模式?

养老中心的发起人林彩认为,“传统的社区养老,是白天来,晚上回去,或者上门服务。它满足不了养老的需求,必须要有配套的机构养老模式,提供集中服务,才能真正满足养老需求。”所以,她试着把居家养老和机构养老结合在一起。

“我这个模式如果能够成功的话,它是小型的、可复制的,各个社区都可以建设,并且可以引入企业。”林彩说,“这次出现的问题,我一点不排斥。政府在制定社区养老政策的过程中,我的这个建设过程可以给决策者带去第一手的资料。”

同时,她也承认,养老中心入驻白沙润园小区以来,因事先没有与业主有效沟通,对业主的生活带来了影响,导致种种问题出现,这是不可回避的。

白沙润园小区自2013年起陆续有业主入住。盘龙区青云街道办提供的数据显示,白沙润园小区能容纳1550户,目前入住700多户,对养老中心持反对意见的业主为80至90户。该小区由于入住面积和户数达不到成立业委会的标准,因此尚未成立业委会。这导致了养老中心入驻前未能与业主进行充分有效的沟通。

那么,随着入住的业主逐渐增多,是否可以征求业主的意见?在之后的发展中,养老中心忽视了这一点,并引发了邻里矛盾。

《物权法》第七十七条中规定:业主不得违反法律、法规以及管理规约,将住宅改变为经营性用房。业主将住宅改变为经营性用房的,除遵守法律、法规以及管理规约外,应当经过有利害关系的业主同意。

养老中心在告知房东并与其签订协议后,将租来的住宅用于商用,这没有经过小区大多数业主的同意,也未取得其租用住房的邻居同意,导致部分业主对其合法性提出质疑。还有业主举证指出,养老中心许可证的注册地址与实际经营地址不一致。

但是,在2016年12月7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全面放开养老服务市场提升养老服务质量的若干意见》中,进一步放开了对养老产业的若干限制。该《意见》中规定,在民政部门登记的非营利性养老机构,可以依法在其登记管理机关管辖范围内,设立多个不具备法人资格的服务网点。

温馨家庭助老服务中心是经盘龙区民政局登记的非营利性养老机构,这意味着其在法律层面具有了合法性。但法律之外还有伦理道德层面,中国自古奉行“百善孝为先”,部分业主要求养老中心搬离的举动,被老人们指责为“不孝”。

也有业主针对“不孝”一说为自己辩护:“所谓社区养老,目的是让老人能够在自己长期生活的地方,与亲人一起健康快乐地安度晚年,而不是千里迢迢跑到某个与自己不相关的社区里安顿下来。这形成了一种不好的风气,现在的年轻人掏钱,甚至用老人的退休金,把老人送到养老中心,目的就是为了‘摆脱老人的拖累’。”多位业主称,父母老了自己会赡养,而不是把老人送出去安置。

无奈的选择,尴尬的现实

部分业主采取了激烈的行为,他们向养老中心的门扔鸡蛋,用锁将门锁住。最终养老中心承诺,2017年6月30日前搬离。

那么,青裕社区养老服务中心的老人们又有什么说法呢?

就这些老人和他们的家属而言,他们都面临着各自的现实困难。“我们都80多岁了,子女年纪也不小了,他们还有儿孙要照顾,家里的问题很多。”老人们认为,自己住进养老中心,既有人照顾,又“解放”了子女。

刘岚的父亲是去年住进养老中心的。这个选择实属无奈——她的父亲去年患了脑梗,导致半身瘫痪,母亲一直照顾父亲,过度劳累病倒了。去医院一检查,母亲已是癌症晚期。刘岚是个单亲妈妈,又要独自带孩子,又要操心父母的病情,怕二老承受不了打击,她只好说母亲患的是“胆结石”。

查出癌症晚期两个月后,她的母亲就去世了。母亲去世前两天,把刘岚和妹妹叫到跟前,“你们没办法照顾你们的父亲,去帮他找个养老院吧。”见姐妹俩不忍心,病榻上的母亲劝她们:“像这个样子,不仅拖垮了老人,也拖垮了你们。”

父亲从医院回到家,得知老伴去世的消息,突然一头撞向柜子试图寻死。姐妹俩等到父亲的情绪渐渐平复,她们劝说父亲去养老院,但父亲一直拒绝。直到她们把母亲临终的话告诉他,并说“这也是尊重母亲的选择”,父亲才勉强答应。“你们也是无奈中的无奈,我在家,也会给你们带来麻烦。”

刚住进养老中心时,刘岚的父亲吃不下饭。但在护工的照料下,父亲渐渐走出了阴影。刘岚几乎每周去探望一次。“父亲在这里得到的照顾,比我在家照顾得更好。”她说。

“我以前觉得,养老院的养老模式很简单,就是把老人放在那里,有人照顾他、伺候他,就够了。”刘岚的妹妹说,后来才发现,在这个养老中心,老人们会亲自动手,帮食堂的忙,学着做手工,学做很多东西,锻炼老年人的手指,锻炼老年人的思维,让老人们像孩子一样不断在生活中学习。

“属于创新的东西,就必然有它从未面对过的问题。”谈及养老中心推行的“社区嵌入式”养老新模式,老人和家属表示支持。有家属认为,这种服务理念是在延续老人的生存权,延续老人生命的尊严,不仅要让这种模式扎住根,还应该把这种模式推广开来,让养老真正成为尊重人权新的起点。“不管你老了生病体弱,还是行动不能自理,只要活着,就是一种尊严。”

但是,在经历了加强护工管理、减少收住无自理能力的老人、为房间铺上地毯减轻噪声的一系列整改之后,白沙润园小区业主与养老中心的矛盾非但没有解决,反而愈演愈烈。

2016年底至2017年初,在盘龙区青云街道办的组织下,业主代表与养老中心多次召开协调会,无果。

到了后期,小区部分业主采取了激烈的行为。他们向养老中心的门扔鸡蛋,用锁将门锁住,最终取得了胜利。养老中心承诺,于2017年6月30日前全部搬离白沙润园小区,且不再以任何形式收住非本小区的老人在小区内养老。

养老中心的食堂和老年人活动中心如今变成了一片工地,上锁的大门及外墙上还残留着黄色的鸡蛋液。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老人们依旧坐在门口晒太阳。

“养老中心搬走了,你们要不要跟着搬?”

“搬!”

在老人们身后,不久前还完好无损的十二个字——“老有所依,老有所养,老有所乐”已经残缺不全。

(应要求,文中部分受访对象为化名)

都市时报 记者 付静萍

<

云南信息港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