彻底告别“脏乱差” 昆明“微改造”促城市更新

2017年02月19日 08时17分00秒   来源:昆明日报

  如何管好城市里铺天盖地的“牛皮癣”和去不了根的“脏乱差”,是官渡区小板桥社区居委会副主任、第八居民小组组长王云走马上任就在思考的问题,但直到“微改造”前,王云仍未找到最好的答案。而看到“脱胎换骨”后的村子,彻底告别了“脏乱差”,这让同村的杨大爹也相信政府的“微改造”不是做做样子,而是真心实意听民意、解民困。

  思路

  从“大拆建”到“拆建+微改造”

  密密麻麻的“握手楼”、蜘蛛网般的电线、垃圾四处堆放、污水满街乱流、车辆随意停放、人员构成复杂……这曾经是昆明很多“城中村”的真实写照。“城中村”问题也受到广泛关注,切实解决“城中村”问题的呼声越来越高,因此,昆明“城中村改造”被提上议事日程。

  2008年2月27日,3辆挖掘机开进了佴家湾村——从此,在机械的轰鸣声中,昆明正式进入了“去城中村时代”。记者从市城市更新改造工作办公室了解到,昆明城中村改造已从过去单一的拆除重建模式变更为拆除重建加微改造结合的模式进行。

  何谓“微改造”?是指在维持现状建设格局基本不变的前提下,通过建筑局部拆建、建筑物功能置换、保留修缮,以及整治改善、保护、活化、完善基础设施等办法,对建筑面貌和功能进行更新的方式。

  市城市更新改造工作办公室一位负责人认为,昆明的城中村改造有三大转变:从过去的“大拆大建”到“渐进式微更新改造”,从“单纯的物理改造”到“强调城市建设中的有机更新、保护和传承”,从“强调经济效益”到“注重社会综合效应和长远利益的实现”。

  该负责人同时表示,无论怎么改,提升城市品质,让生活在城市里的人更幸福始终是城市更新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

  目前,昆明已完成五华区财盛巷12号、天君殿巷、三合营9号、莲花小区旧住宅区、广南卫新村、潘家湾大村、海源寺新村、小普吉村,西山区船房村、棕树营社区北区、张家三组新村、龙潭集镇中心区、永兴路社区16号元、卢家营新村、小渔村、西武小区、龙门社区,官渡区织布营村等项目的微改造工作,涉及改造面积120.084万平方米,共计投资7614.86万元。正在推进麻园村、茨坝村、司家营村、小庄村等城中村的微改造工作。

  样本

  “微改造”不是简单“换衣裳”

  “微改造”究竟如何改,是不是就是给城市“换身衣裳”?我们从华丽“变身”的城中村可以找到现实答案。

  “老旧社区改造不是搞形象工程,要以完善公共设施、改善人居环境为重点,不仅要撑面子,还修了‘里子’,以增进老百姓的幸福感为目标。”五华区三合营9号院的整治便是例证。在改造中,不仅实施了绿化、亮化、美化工程,还铺设了供水、排水、排污等设施,使老村“逆生长”出新家园。

  “改什么、怎么改由居民说了算。”官渡区织布营村的“微改造”,坚持以居民为本,通过召开居民代表座谈会、入户问卷调查等多种形式征求居民意见。最终,社区把“微改造”准确定位在强化服务功能、交通整治、环境提升这几个居民最迫切、最关心的问题上。

  “会说话”的垃圾中转站、会自动断电的电动车充电电桩——这些都是今年西山区在各个街道进行“微改造”之后提供给居民的智能设备,这些智能设备的运用,让居民的人居环境、生活品质得到了提升。

  船房村是昆明出租房最多、外来人口最多的城中村,多年来因各种因素导致这里环境脏乱差、治安不太平稳。

  除了环境的整治提升,船房村的“微改造”还把重点放在了软环境的改造上,探索形成了城中村“围院式”管理模式,具体而言,就是以社区主要道路为基础,把相对独立、人口较为集中、具有一定围墙、出入口少、监控探头多的区域划分出来,依托船房河、围墙、出入卡口、视频监控等设施形成围院进行管理。同时整合党建、群团、公安、民政、计生、社保、人民调解、租房服务、车辆管理等服务,将管车、管人的“智能门禁系统”“出租房屋综合管理信息系统”“独立监控视频化调整系统”三大管理终端接入服务大厅实行统一管理,实现了社区人防、物防、技防的有机结合。

  西山区还通过“微改造”助推产业发展。扮靓老旧小区、老旧街坊,盘活利用老旧厂区、闲置厂房,注入文化创意元素,引导建设众创空间、健康时尚、艺术展示、特色美食街区等新兴业态,留存西山人那份特有的“乡愁记忆”,用微改造助推产业发展。

  建议

  设立“以奖代补”资金

  云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社会学与社会系教授钱宁认为,实践证明城中村的“城市化”是一个长远的、渐进的过程,采取“微改造”方式更符合昆明实际情况,对建筑物的一部分进行更新改造、环境提升、功能完善,使居民生活环境、生活便利大大提升,这也是一种节约资金、资源的方式。

  钱宁同时也强调,完善设施、提升环境是不可或缺的,但更要注重健全服务和管理功能,提升居民素质,使他们更好地融入城市生活,而不是简单地“被城市化”。当城中村一天天变化,居民也会与之一起“成长”,素质得以提高,这样才不失质朴和真切。

  采访中,记者发现“微改造”普遍面临资金保障不足的问题。目前,各区微改造项目资金来源基本为区级财政资金、街道(社区)资金及群众自筹,有的已改造完成还未最终拨付。同时,资金不足对后期长效管理也造成了影响。对此,市城市更新改造工作办公室负责人建议设立“以奖代补”资金,根据项目进展情况,待项目竣工验收后拨付。

  钱宁建议,政府要认真研究资金保障机制,打破“包干到底”的思想,通过引入物业管理等市场化运作方式,把一部分资源交给企业进行管理和运作,这样既拓展维修基金使用方式等手段,也有效解决社会后续管理问题。同时,支持和鼓励社会组织参与到社区服务中,引导居民“主人公”意识,强化群众参与,搭建小区民主议事平台,实现“共建共享、共治共管”。

  “微改造”到底怎么改,有没有具体标准?市城市更新改造工作办公室负责人透露,昆明尚未出台相关技术标准、设置改造的规定项目与自选项目,下一步有望出台相关标准,供居民实行菜单式选择。

  对此,钱宁表示,希望政府能组织相关专家学者进行调研论证,听取“微改造”模式方案并提出建议和参考。

  昆明日报 首席记者李思娴报道

<

云南信息港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