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信息港  |  新闻频道  |  云南新闻  |  看天下  |  财经  |  体育  |  美食  |  旅游  |  娱乐  |  专题  |  滚动  | 
返回
云南信息港

想念不如相见,“小候鸟”回家了!

2020-01-21 08:52:35  来源:新华网

新华网昆明1月20日电(记者姜子炜 李依伦)春运帷幕已缓缓拉开,很多在外工作的人们都已经买好了回家的火车票,期待与家人团聚的一刻。从呼和浩特开往昆明的K691次列车有些特别,因为途经云、贵、川三个劳务输出大省,所以车上经常会有老人带着孩子乘车,孩子们大多来自贫困地区,基本上都是留守儿童,乘务组亲切地称这群孩子为“小候鸟”,他们有的和家人一起回乡过年,有的去父母的打工地团圆。新华社记者登上了K691次列车,讲述“小候鸟”回家的故事。

一个人的回家路

列车抵达渠县站的时候,有一个小姑娘独自上了车,然后坐在靠窗的位置上,眼睛看着窗外的风景。“我自己坐车去六盘水的姥姥家过年,妈妈也会在那里等我。”她说。小姑娘名叫霏霏(化名),今年12岁,短发,留着齐刘海,眼睛很大,穿着淡粉色的棉服,手里紧紧地抱着她的小书包。

霏霏说,自己一个人在渠县生活,自己上学,自己回家做饭,虽然在渠县有亲戚,但是放学后大部分的时间还是自己一个人度过的。妈妈在浙江打工,因为那边学费比较贵,所以只能自己先在渠县好好学习,争取高中的时候去和妈妈团聚。

“这是我第一次自己坐火车,我有十年没有见过姥姥了,我很想她。”说到这里,霏霏的视线又看向了窗外,窗外是快速掠过的绿树和山坡。

“我上次见妈妈是2019年开学的时候,妈妈把我送到学校门口,嘱咐我几句后离开了。等到站的时候她会来接我,我要和她说‘你怎么才来,我都好久没有见到你了!’”霏霏笑着,然后低下头看了一下手中的票。

我们和春节有个约定

和霏霏同一站上车的还有一位爷爷带着两个男孩。哥哥叫续博(化名),今年十岁,穿着亮绿色的羽绒服,一笑眼睛都眯了起来;弟弟叫续鹏(化名),今年7岁,是个容易害羞的小男孩,穿着和哥哥同样颜色的羽绒服,总是往爷爷身后躲。“我们的衣服都是爸爸从重庆买来寄给我们的。”哥哥说。

原来,兄弟俩的父母在异地打工,母亲在福州,父亲在重庆,两个孩子从小在爷爷身边长大,住在渠县,每年只能在春节的时候和爸爸妈妈见一面。“虽然弟弟总是弄坏我的钢笔和铅笔,也会经常和我吵架,爷爷也会罚他,但是我们总是很快就和好了。”哥哥摸着头不好意思地说,“我很爱弟弟”。

“平时受了委屈,我会和爷爷说,因为爸爸妈妈不在家。”弟弟说,爸爸妈妈经常会给兄弟俩打视频电话,去年春节,爸爸妈妈还带他们去重庆的动物园玩,那是兄弟俩第一次去动物园,看到了鳄鱼、河马、蛇,是他们过得最开心的一个春节。

夕阳西下,爷爷和两个男孩坐在座位上,哥哥说到了重庆,爸爸妈妈会一起来接他们,他会告诉爸爸妈妈自己很想念他们。

哥哥带我回家

到包头站的时候,一对兄妹上了车。哥哥叫一诸(化名),今年13岁,小脸蛋红扑扑的,腼腆地笑着,身上穿着新买的黑色羽绒服;妹妹叫美琪(化名),是个性格活泼的小姑娘,穿着浅蓝色的毛线裙子,“新衣服在箱子里呢,过年再穿。”美琪说。

据了解,兄妹俩的父亲在包头工作,因为今年过节要加班,所以只能把孩子送到火车站,到安康之后,舅舅会到车站接他们和妈妈、外婆一起过年。

美琪拿着手机,和爸爸妈妈打视频电话。哥哥安静地看着妹妹玩耍,偶尔嗑几个瓜子。“今年回去和外婆过年,能吃好吃的,还能玩。”妹妹说,“我回去想好好在安康转一转,已经有几年没回去了,记不太清楚什么样子了。”哥哥说着,眼睛却时刻关注着妹妹,看着美琪在盛着开水的杯子里兑了一点矿泉水试好水温后,他才松了一口气。

在被问到春节爸爸没法回来过年怎么办的时候,兄妹俩异口同声回答道:“要打视频电话祝爸爸春节快乐!”

1月17日上午十点,列车抵达了安康站,哥哥牵着妹妹的手,小心地迈出了车厢,兄妹俩的脸上洋溢着笑容,步子轻快,近乎小跑着往出站口的方向去了。(完)

Copyright © 1998-2020 云南信息港
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云南分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