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土有司 深山藏古屋

2018年09月21日 08时37分00秒   来源:云南信息报

  在云南几乎每个县都有土司的遗迹与后人,当年土司的官衙住宅成为了游客如织的景点,神秘的土司制度成为了云南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时至今日,云南土司的历史成为了一个热点。丽江木府、梁河南甸司署、孟连司署、建水纳楼司署、新平陇西世族庄园、盈江干崖司署等等数十座保存完好的土司衙署等待人们的发现与造访。

  探访过美轮美奂的孟连司署和盈江干崖司,本期山河,走进建水和新平的大山深处,一起造访那些掩藏在大山深处的土司老宅。

  建水 纳楼茶甸长官司

  深山中的奇迹

  从建水古城南行40公里,便到了位于建水至元阳路边的哈尼族村寨——黄草坝。从黄草坝再西行颠簸18公里后,就是彝族村落——回新。村落中凸现着一处别具特色的古建筑,那就是纳楼长官司署,它既庄严又华伟,着实让人望而惊叹:地处偏僻的深山老林中能出现如此大气之建筑,可想主人之富有,工匠之技艺超前。

  纳楼长官司署现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元末明初,明军平定云南,纳楼茶甸土官普少缴历代印符归顺,朝廷授其为纳楼茶甸世袭长官司副长官。司署雄踞红河北岸山腰上,地势险要,造型奇特,它建在回新彝族村寨的最高点,建筑占地面积2895平方米,以大门、前厅、正厅、后院为中轴线,由南往北一字排列,厢房、书房、耳房左右对称,为三进四合院,大小房舍共70余间。大门为坊式,屹立在3米的高台上,前有一块土司演兵习武的操场,操场的前方是一堵长18米、宽6米的照壁。衙署的正大门台阶重重,气势森严。土司衙门大门的四周,砌有高大坚固的护墙。护墙的四个角落,又各盖有三层楼的碉堡一座,每座碉堡的四周,都密布着大大小小的枪眼,过去日夜派家兵把守,防范极为缜密森严,炮楼上面至今还可以看出斑斑点点的弹痕。

  衙署的大门三道向上挺翘的飞檐和两根粗大敦实的木柱,构成了回新纳楼土司的坊式大门。正厅是一座宽敞明亮、梁粗柱实的三开间单檐硬山抬梁式建筑,土司老爷的宝座居中,宝座两旁陈设着刀、枪、剑、戟和肃静、回避等物件。这是回新纳楼土司审理事务、举行重大典礼的场所。从天井的一侧绕到厨房,巨大的灶台令人叹为观止,据说大灶台上原来还安放了一口巨型铁锅和一个偌大的饭甑。由于饭甑太大,人无法抬起,于是在梁上安了一个滑轮,垂下一根铁链,挂上一个铁钩。需要抬起饭甑时,用绳子把饭甑系好,挂钩扯动铁链方能把这饭甑抬起,由此可以想象,当时在土司府中吃饭的人之多。后院是土司家人生活起居之地。院中摆设着花台、鱼缸,四周分上下两层,为传统的“跑马转角楼”。其书房、卧室、客厅布局有序,疏密相间,门窗雕镂着各式图案,古色古香。再往里走的耳房内,各个房间主次分明又自成院落,互不干扰又联系方便,让人不得不佩服先人的心思巧妙。

  曾经的土司衙门,代表的是权势与威严,而今天徜徉在这些老宅之内,最大的感觉是一种安详——老屋如故人,以它那特有的民居,以它古老而华丽的建筑风格,无声地诉说着许多久远的往事……

  新平 岩旺土把总 从土司到土匪

  云南新平县戛洒“陇西世族”庄园隐藏于哀牢山腹地主峰地段耀南村大平掌,雄踞险要,俯视莽莽群山的古朴、威严而不失华贵,是乾隆御封“岩旺土把总”世袭土司李显智末代传人李润之的宅第。途经哀牢山的古道联通滇南与东南亚,商旅繁忙,统治于此的李润之成为集土司、悍匪、财主、实业家、慈善家等称号于一身的传奇人物,他不仅拥有自己的钱币铸造工厂和上千人的私人武装,在古道上设卡谋利,贩运行商,聚敛了巨额财富。

  李家的祖宅在哀牢山上的东关岭,年久没落。显赫起来的李润之决定在大平掌另建新居,仍将“陇西世族”匾额放大后置于大门拱顶,以显耀其显赫家世。相传在勘察风水时,风水师推荐了两处,一处位置较低,发家缓慢一些,但可以长久;另一处位置较高,发家很快,但败家也快。李润之选择了高的一处,修建了这座庄园。

  这座占地2700多平方米、隐匿在哀牢山深处的土司府邸,建筑风格中西合璧,有厚实的墙基,高大的围墙,而在大门两侧、后山墙、围墙四周都设有机枪眼。同时,庄园中还有自来水管和电灯,这些当时中国大城市宅子才能用上的“现代化设备”被他搬进了大山深处。此外,庄园还有近60间房,其中花园、马厩、消防池、取暖通道、地下暗道等布局应有尽有,无疑是当地历史、文化、建筑的大观园,这座庄园也见证了主人李润之从发迹到鼎盛,到最终没落的过程。

  走近庄园,外墙上还有解放初的标语“剿灭特务土匪,保障人民生命安全!”“活捉匪首李有富(李润之的名)!”看着这座城堡式的庄园,高大的外墙,坚厚的墙基,雄伟的大门,以及各处的枪眼,可以想见当年的腥风血雨。庄园内部却是一个集园林建筑、浮雕、绘画、书法于一体的艺术宝库。站在楼顶,俯视脚下,富庶的戛洒坝尽收眼底。村落点点掩映于绿树丛中,炊烟袅袅,田园一片金黄,平静的红河宛如一条绯色的玉带从坝子东侧蜿蜒向南飘去。青山绿水,田园村庄,相映成趣,显示出一派生机勃勃的南亚热带田园风光景象。

  作为末代土司的李润之,不完全是那种打家劫舍的土匪,开工厂、办学校、贩大烟、设税卡、收租赋、办商号……关于他的传说故事还在当地流传,就连他聚敛的大量财富,到底藏在什么地方,还有许多人在寻找。他的悲剧在于顽固地维护旧制度,与新生的人民政权对抗,终于走上了一条不归之路。

  1952年,威震滇南的“李三老倌”李润之在玉溪新平县的群众大会上被公审枪决,结束了他传奇的一生。而在李润之离世后,当地政府对他的庄园进行了大规模的搜查,庄园中除了家具外,没有找到任何财宝,但是以新平李家的殷实家底以及李润之多年来的搜刮敛聚来看,这显然是不合情理的。

  在庄园正堂前的天井铺地石块上他们发现了几幅造型奇异的图案,这些图案与园中众多的艺术品相比,毫无美感和艺术价值,应该不是作装饰之用。这些图案被雕刻在一块块正方形的青石板地砖上,它们分别被安置在四合院的4个角落,院落右侧一块石板上刻着一个不规则的五角星图案,五角星的一个角显得特别的长;左侧一块石板上刻着的是既像椭圆又像音符的图案,其余两块与此相似。这些符号到底象征什么意义?竟是巧合还是暗藏宝藏去处的玄机?

  当地还有一种传闻:李润之的财富早就被他的马帮一驮一驮地运往神秘的隐藏地了,由于李润之与缅甸、老挝、泰国等地都有商贸往来,很多人也推测他的宝藏藏匿在海外的某处,这也是工于心计、老谋深算的李润之为自己或家人留下的“翻身”积蓄;同时,“陇西世族”庄园依山而建,房子直接连着背后的黑虎崖以及山后一望无际的原始森林,宝藏或许是藏在更深的暗道中,直接通往森林深处……

  文/李雨霖 图/李雨霖 何新闻

  文/李晓佳 图/李雨霖

<

云南信息港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