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瑞丽边境医生:不把患者分国界 行医为民

2018年08月24日 09时01分00秒   来源:云南信息报

  突发、急切、奔跑、紧张、冷静、专业……边境医院的急诊室似乎永远无法安静下来。地处中缅边境的云南瑞丽,是滇西边境一座县级市,这里有着繁荣的边境贸易,深厚的胞波情谊,这些的背后还有着一股不可或缺的力量——边境医院。

  边境上的医院是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和灾害事件抢救的重要阵地,而身处这场战役中心的医生,则是这里最勇敢的战士和最冷静的指挥官。他们在边境线上与死神赛跑,争分夺秒让生命延续,夜以继日为中缅友谊奉献。

  近日,云南信息报记者带着敬意走访了瑞丽市人民医院和畹町仁慈医院,体验了这些边境医生日常工作的艰辛,记录下他们行医为民的感人故事。

    镜头1

  走在最危险的一线

  边境线上的感染科,是最“热闹”的科室

  瑞丽市人民医院从来没有“风平浪静”,无论白天还是黑夜,看到的永远是络绎不绝的挂号队伍、无法歇脚的护士和讲到嗓子沙哑的医生,这样的场景每天都在这里上演。

  记者前往瑞丽市人民医院时,天空正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但医院门口的病人却络绎不绝。早上7点多,感染科的医护人员就陆续到达了工作岗位,迎战新一天的工作。感染科医生毛家荣喝了一大杯水就开始忙着交班、查房,而这短短的喝杯水的时间还是他一整天内最“休闲”的时候。“很多医生为了避免上厕所,几乎只在早上喝一杯水,因为病人太多实在顾不上。”毛家荣说,他自从踏入感染科,就知道这个工作的特殊性,平时就是这样紧绷着弦忙碌,早就习惯了。

  按照瑞丽市人民医院规定,毛家荣每周可以轮休两天,但由于医患人员比例悬殊,他在轮休的时候也基本处于随叫随到的状态。从前一天晚上的6点钟开始,一直到隔日上午8点,他要值守在急诊室里,要么给病房里的患者治疗,要么等待120急救的召唤。

  在感染科大厅内,只要急促的救护车声由远及近,医护人员匆忙的脚步声就会混着担架的车轮声响起。其间,还夹杂着患者痛苦的呻吟声以及家属焦急的催促声。昏迷的、气喘的、休克的、高热的、腹痛的、呕吐的……大厅内一片忙碌景象。

  “发烧多长时间了?”“呕吐前吃啥了?”“哪里不舒服?”嘈杂的大厅内,医生不得不用“喊”的方式问诊。面对从缅甸过来的病人,还需要由懂缅语的护士快速进行翻译。不一会儿,他们的嗓子就哑了。抢救室内,医生们则忙着抢救、分诊、联系各学科会诊、给患者家属解释病情,保证患者在第一时间得到必要的救治。

  每逢夏秋季登革热的好发季节,一个患病季的住院患者最多可达700多位,其中一半以上来自缅甸。由于医疗条件所限,医院无法提供相应数量的床位。从缅甸来的病患大多病情较重,为了能让患者得到及时救治,感染科狭窄的楼道里挤满了临时搭起的简易床位。每年的这个时候,毛家荣所在的感染科的医护人员都在加班加点,他们的尽职尽责让患了登革热的病人们平稳度过了登革热流行季。

  以毛家荣为首的瑞丽市人民医院感染科团队主要致力于慢性传染病的管理与治疗。众所周知,病毒性肝炎大多属于慢性疾病,病程往往持续几年、十几年,甚至一辈子,其间需要定期复查或长期口服抗病毒药物。这项医疗支出是一笔不小的费用,缅甸来的患者大多经济能力有限,为了给患者节省开支方便就诊,他总是将自己的电话号码留在每位患者的化验单背面,方便其咨询。这样,就免不了随时随地的来电干扰,但毛家荣从未因此发过牢骚,他总是耐心地回答患者的问题。在毛家荣看来,比看门诊更重要的是教会患者如何早期发现和预防疾病,以免延误病情。从详细的病史询问,到每一张化验单上面为了方便患者下一次复查而勾画出来的异常项目,以及写在化验单背面那一串长久都不曾变动的电话号码,这都是毛家荣多年来从习惯到自然的动作。

  从2006年入行以来,毛家荣在感染科见过各种状况的患者,对他来说,面临感染风险的情况并不算太意外,每每令他出乎意料的,反倒是一些患者和家属的行为,“生死关头,你会看见最真实的人性。”许多从缅甸来的患者会否认是艾滋病毒携带者。“其实不管是艾滋病毒携带者还是乙肝患者,我们都不会拒绝治疗,一切的诊疗还是照常进行的,只是医护人员自身要加强防护。”

  从2008年转入感染科开始算起,今年正好是毛家荣在感染科的第十年,十年间在他手上痊愈的病人已经超过了5000人。在感染科的病房里,像毛家荣一样,年轻医生们几乎没有停下来歇息的机会,他们要用最快的速度救治病人,尽力为心急火燎的患者和家属解释病情,有时病人等待时间长了,他们还要承受来自病人的埋怨。谈论起这些时,他们却总是显得平静。作为感染科医生,他们再明白不过了——面临感染风险和日夜颠倒、繁忙、疏于家庭甚至是受到埋怨,就是这个职业的组成部分。

  镜头2

  我到边境开医院

  昆明医生扎根基层,坚持先治病后收费

  美丽的边境小城畹町,与缅甸山水相依,鸡犬之声相闻。在这座小镇上,有一位来自省城昆明的医生,在畹町这条中缅边境线上坚守了26年。

  1992年,41岁的沈坤响应国家号召,辞去了昆明市延安医院科室主任的职位,扎根到边境医疗事业,把一个破旧的卫生院发展到现在的仁慈医院。26年来,他一直坚持公益办医,服务中缅两国人民。

  记者刚到仁慈医院门口,就见到沈院长拿着雨伞出来迎接。沈院长指着院子里正在修剪的大树说:“医院里的树林我叫它胞波林,在我们医院治疗的患者们康复后都会在这里种上一棵树,以表感恩之心,久而久之这里就成了一片绿林。”

  从1992年到现在,身为院长的沈坤一直坚持在一线给病人看病,并秉持真正的“医者仁心”。不论是之前的卫生院,还是现在的仁慈医院,无论国内或国外的患者,从未因贫困而得不到救治。

  在2004年的时候,畹町弄片村一个妇女带着一个10岁的小孩来看病,小孩全身浮肿奄奄一息,医院诊断为尿毒症,需住院治疗。母亲听完诊断后便准备拉着小孩回家,但沈坤看到小男孩那双无助的眼睛后,当即对那名妇母亲说:“先治病,我尽力救他。”小男孩听不懂汉语,当知道可以留下来后,眼泪“啪啪”地掉个不停。

  小男孩痊愈后,沈坤带着医院的员工将他送回家,当看到这家人家徒四壁,除了一点粮食什么都没有后,他便组织医院全体人员捐款捐物,还帮小男孩家修葺了房子。

  医院还有一个“嫁出去”的缅籍“女儿”。11年前的一天,从缅甸木姐抬来一个浑身上下散发着恶臭的年轻妇女。经询问得知,该妇女在难产时,她丈夫曾野蛮地用划竹子用的篾刀切开产道取出胎儿,导致胎儿死亡、产妇多处器官严重损伤。在这名妇女被男方抛弃后,缅甸的乡亲们便将她抬到了仁慈医院。经多次手术、康复治疗,这位曾遭遇不幸的妇女基本恢复了健康和正常的生活,无家可归的她就此把医院当成了家,后来还嫁给了畹町华俄村的一名青年。

  二十多年中,沈坤一直坚持先治病后收费的原则,而且许多费用都是能免则免。久而久之,仁慈医院便成了中缅边境村庄里老百姓口口相传的佳话,而沈坤则是中缅边境村寨里最受村民们尊敬的人。

  从接手只有两间板房的乡村卫生院,到今天的非营利性基层综合医院,沈坤的每一步都走得很艰难,其中的艰辛和苦涩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在沈坤看来,患者没有国界之分,他代表的是中国医生,就该为当地的老百姓贡献一份自己的力量,“医务人员不能以病人的财富多寡、地位高低来评价生命的价值。医院命名为仁慈,对我而言,不仅仅是一个包含仁爱、慈善、怜悯、施舍等意思的形容词,作为医生,仁慈是对每一个生命的尊重与敬畏。”

  镜头3

  我在中国看见光明

  边境医疗走出国门,造福缅甸边境百姓

  在今年的2月8日,瑞丽市政府和缅甸木姐地区政府共同主办的2018年瑞丽——木姐国际友好“复明工程”正式启动,这个工程将使生活在缅甸木姐地区的白内障患者重见光明,享受健康生活。德宏州人民医院和瑞丽市人民医院的专家们,将用一年时间、分三个阶段针对缅甸木姐地区的180例白内障患者免费实施复明手术。其中包括病人筛查、手术实施和术后随访。

  今年刚刚40岁的吴散角温是一位农民,因患有白内障,左眼失明已有一年,右眼在半年前也几乎看不到,极大地影响了他们一家人的生产生活,家庭收入也因此急剧下降。得知中缅国际友好“复明工程”有望让自己恢复部分视力的消息后,他在家人的陪伴下早早地来到筛查点等待诊断治疗,希望能通过这个项目重新恢复健康,重挑家庭责任。

  王庆是一名护士长,记者见到她的时候看见她头上插着一个绿色的发卡,病患和家属只要看见这个绿色发卡就知道王庆护士长来了。“我在中国筛查白内障患者已经十多年了,从未见过这么多失明的病人,我印象很深刻的是有一家五口人,只有一个人能看见。在缅甸筛查的日子里,患者们的情况让我感到非常震撼和心酸。作为光明工程的参与者,我也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这就是胞波情谊。”王庆告诉记者。

  瑞丽市人民医院五官科主任杨洪清晰地记得第一批白内障病人,是在5月17日从缅甸来到中国的。那天,医护人员一大早就顶着大太阳去到了中缅交接的地方——国门。从缅甸前来看病的患者中年纪最大的已经80岁了,这位老人家至今不知道儿媳和孙子长什么样,因为白内障手术在缅甸木姐地区认知度并不高,老人家抱着期待又忐忑的心情来了瑞丽。“外交无小事,看似简单的手术其实我们已经开过数十次会议,对每个细节都牢牢把控,而且这个工程启动之前,已经在缅甸国内引起了很大的反响,这不允许我们出任何一点差错。”杨洪说。

  尽管医院已提前进行了术前患者的筛查工作,但为了百分之百成功,术前检查工作量和繁琐程度并没有减少。

  手术开始了。第一位患者在王庆护士长为其做完散瞳和麻醉后,很快被扶到了手术台上。而早就做好手术准备的杨洪主任动作干净利落、一气呵成,让患者紧张的心情渐渐放松下来。

  6月12日,杨洪和王庆所在的医务组对首批开展“中缅国际友好复明工程”的10名患者进行术后复诊检查。经认真细致检查,10名白内障患者术后恢复良好,视力有所增长。

  “病房患者们需要医护人员24小时盯着他的生命体征,一旦病情发生变化医生要迅速反应。同时,更要有敏锐的判断力和决断力,方能救患者生命于瞬间。”王庆说,护士们必须以患者的病情为号令,吃饭是没有准点儿的,得空了就赶紧吃,往往饭刚吃两口就有新情况发生,湿透的衣服也来不及换,就又冲到分秒必争抢救生命的一线去了。

  第一期复明工程结束后,杨洪在朋友圈发了这样一段话:复明工程第一批圆满结束,和平、光明之路却刚刚启程,做事唯其艰难方显意义。

<

云南信息港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