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信息港  |  新闻频道  |  云南新闻  |  看天下  |  评论  |  财经  |  体育  |  美食  |  旅游  |  娱乐  |  专题  |  滚动  | 
返回
云南信息港

重庆交通茶馆:一位画家眼中的人间万象

7月26日,人们在交通茶馆里饮茶聊天。

在重庆市九龙坡区黄桷坪街道一栋旧楼后的小巷里,藏着一个充满年代感的老式茶馆——交通茶馆。茶馆建于1987年,由原黄桷坪交通运输有限公司食堂改造而成。2005年,濒临破产的交通茶馆拟改造为网吧。常去采风的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系教授陈安健听说后,将茶馆承包下来,并最大程度地保留了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的茶馆的经营风格。

承包下交通茶馆后,陈安健的艺术创作也开始扎根茶馆。打桥牌的老人、皮肤晒得黝黑的工人、背着厚重旅行包的游客……一杯盖碗茶背后是人生百味,他们的面孔定格在陈安健的画布上,构筑起生动的民俗图像。

在陈安健眼里,交通茶馆不仅是一个饮食之地,更是一个微缩的社会舞台。“不同地域、年龄、职业的人在这里凝结成鲜活的民间生活记忆,实现了交通茶馆的自我造血和延续。”

如今,陈安健已经创作了几百幅以茶馆为母本的油画作品。随着城市旅游的快速发展,交通茶馆也逐渐成为重庆的热门文化地标,慕名而来的游客在这里点上一杯盖碗茶,感受老重庆市井的欢愉。

新华社记者 刘潺 摄

7月26日,在交通茶馆内,画家陈安健(前右)在进行油画创作时,和他的模特--一位老茶友进行交流。

在重庆市九龙坡区黄桷坪街道一栋旧楼后的小巷里,藏着一个充满年代感的老式茶馆——交通茶馆。茶馆建于1987年,由原黄桷坪交通运输有限公司食堂改造而成。2005年,濒临破产的交通茶馆拟改造为网吧。常去采风的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系教授陈安健听说后,将茶馆承包下来,并最大程度地保留了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的茶馆的经营风格。

承包下交通茶馆后,陈安健的艺术创作也开始扎根茶馆。打桥牌的老人、皮肤晒得黝黑的工人、背着厚重旅行包的游客……一杯盖碗茶背后是人生百味,他们的面孔定格在陈安健的画布上,构筑起生动的民俗图像。

在陈安健眼里,交通茶馆不仅是一个饮食之地,更是一个微缩的社会舞台。“不同地域、年龄、职业的人在这里凝结成鲜活的民间生活记忆,实现了交通茶馆的自我造血和延续。”

如今,陈安健已经创作了几百幅以茶馆为母本的油画作品。随着城市旅游的快速发展,交通茶馆也逐渐成为重庆的热门文化地标,慕名而来的游客在这里点上一杯盖碗茶,感受老重庆市井的欢愉。

新华社记者 刘潺 摄

7月26日,人们在交通茶馆里饮茶聊天。

在重庆市九龙坡区黄桷坪街道一栋旧楼后的小巷里,藏着一个充满年代感的老式茶馆——交通茶馆。茶馆建于1987年,由原黄桷坪交通运输有限公司食堂改造而成。2005年,濒临破产的交通茶馆拟改造为网吧。常去采风的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系教授陈安健听说后,将茶馆承包下来,并最大程度地保留了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的茶馆的经营风格。

承包下交通茶馆后,陈安健的艺术创作也开始扎根茶馆。打桥牌的老人、皮肤晒得黝黑的工人、背着厚重旅行包的游客……一杯盖碗茶背后是人生百味,他们的面孔定格在陈安健的画布上,构筑起生动的民俗图像。

在陈安健眼里,交通茶馆不仅是一个饮食之地,更是一个微缩的社会舞台。“不同地域、年龄、职业的人在这里凝结成鲜活的民间生活记忆,实现了交通茶馆的自我造血和延续。”

如今,陈安健已经创作了几百幅以茶馆为母本的油画作品。随着城市旅游的快速发展,交通茶馆也逐渐成为重庆的热门文化地标,慕名而来的游客在这里点上一杯盖碗茶,感受老重庆市井的欢愉。

新华社记者 刘潺 摄

7月26日,游客在观赏交通茶馆内悬挂的陈安健的油画作品。

在重庆市九龙坡区黄桷坪街道一栋旧楼后的小巷里,藏着一个充满年代感的老式茶馆——交通茶馆。茶馆建于1987年,由原黄桷坪交通运输有限公司食堂改造而成。2005年,濒临破产的交通茶馆拟改造为网吧。常去采风的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系教授陈安健听说后,将茶馆承包下来,并最大程度地保留了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的茶馆的经营风格。

承包下交通茶馆后,陈安健的艺术创作也开始扎根茶馆。打桥牌的老人、皮肤晒得黝黑的工人、背着厚重旅行包的游客……一杯盖碗茶背后是人生百味,他们的面孔定格在陈安健的画布上,构筑起生动的民俗图像。

在陈安健眼里,交通茶馆不仅是一个饮食之地,更是一个微缩的社会舞台。“不同地域、年龄、职业的人在这里凝结成鲜活的民间生活记忆,实现了交通茶馆的自我造血和延续。”

如今,陈安健已经创作了几百幅以茶馆为母本的油画作品。随着城市旅游的快速发展,交通茶馆也逐渐成为重庆的热门文化地标,慕名而来的游客在这里点上一杯盖碗茶,感受老重庆市井的欢愉。

新华社记者 刘潺 摄

7月26日,交通茶馆的工作人员端着茶盘穿行在人群中为茶客们上茶。

在重庆市九龙坡区黄桷坪街道一栋旧楼后的小巷里,藏着一个充满年代感的老式茶馆——交通茶馆。茶馆建于1987年,由原黄桷坪交通运输有限公司食堂改造而成。2005年,濒临破产的交通茶馆拟改造为网吧。常去采风的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系教授陈安健听说后,将茶馆承包下来,并最大程度地保留了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的茶馆的经营风格。

承包下交通茶馆后,陈安健的艺术创作也开始扎根茶馆。打桥牌的老人、皮肤晒得黝黑的工人、背着厚重旅行包的游客……一杯盖碗茶背后是人生百味,他们的面孔定格在陈安健的画布上,构筑起生动的民俗图像。

在陈安健眼里,交通茶馆不仅是一个饮食之地,更是一个微缩的社会舞台。“不同地域、年龄、职业的人在这里凝结成鲜活的民间生活记忆,实现了交通茶馆的自我造血和延续。”

如今,陈安健已经创作了几百幅以茶馆为母本的油画作品。随着城市旅游的快速发展,交通茶馆也逐渐成为重庆的热门文化地标,慕名而来的游客在这里点上一杯盖碗茶,感受老重庆市井的欢愉。

新华社记者 刘潺 摄

7月26日,在交通茶馆内,陈安健(右一)在进行油画创作。

在重庆市九龙坡区黄桷坪街道一栋旧楼后的小巷里,藏着一个充满年代感的老式茶馆——交通茶馆。茶馆建于1987年,由原黄桷坪交通运输有限公司食堂改造而成。2005年,濒临破产的交通茶馆拟改造为网吧。常去采风的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系教授陈安健听说后,将茶馆承包下来,并最大程度地保留了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的茶馆的经营风格。

承包下交通茶馆后,陈安健的艺术创作也开始扎根茶馆。打桥牌的老人、皮肤晒得黝黑的工人、背着厚重旅行包的游客……一杯盖碗茶背后是人生百味,他们的面孔定格在陈安健的画布上,构筑起生动的民俗图像。

在陈安健眼里,交通茶馆不仅是一个饮食之地,更是一个微缩的社会舞台。“不同地域、年龄、职业的人在这里凝结成鲜活的民间生活记忆,实现了交通茶馆的自我造血和延续。”

如今,陈安健已经创作了几百幅以茶馆为母本的油画作品。随着城市旅游的快速发展,交通茶馆也逐渐成为重庆的热门文化地标,慕名而来的游客在这里点上一杯盖碗茶,感受老重庆市井的欢愉。

新华社记者 刘潺 摄

7月26日,慕名而来的游客在交通茶馆内拍照打卡。

在重庆市九龙坡区黄桷坪街道一栋旧楼后的小巷里,藏着一个充满年代感的老式茶馆——交通茶馆。茶馆建于1987年,由原黄桷坪交通运输有限公司食堂改造而成。2005年,濒临破产的交通茶馆拟改造为网吧。常去采风的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系教授陈安健听说后,将茶馆承包下来,并最大程度地保留了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的茶馆的经营风格。

承包下交通茶馆后,陈安健的艺术创作也开始扎根茶馆。打桥牌的老人、皮肤晒得黝黑的工人、背着厚重旅行包的游客……一杯盖碗茶背后是人生百味,他们的面孔定格在陈安健的画布上,构筑起生动的民俗图像。

在陈安健眼里,交通茶馆不仅是一个饮食之地,更是一个微缩的社会舞台。“不同地域、年龄、职业的人在这里凝结成鲜活的民间生活记忆,实现了交通茶馆的自我造血和延续。”

如今,陈安健已经创作了几百幅以茶馆为母本的油画作品。随着城市旅游的快速发展,交通茶馆也逐渐成为重庆的热门文化地标,慕名而来的游客在这里点上一杯盖碗茶,感受老重庆市井的欢愉。

新华社记者 刘潺 摄

7月26日,在交通茶馆内,陈安健(右一)邀请游客在他的新油画作品上创意涂鸦。

在重庆市九龙坡区黄桷坪街道一栋旧楼后的小巷里,藏着一个充满年代感的老式茶馆——交通茶馆。茶馆建于1987年,由原黄桷坪交通运输有限公司食堂改造而成。2005年,濒临破产的交通茶馆拟改造为网吧。常去采风的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系教授陈安健听说后,将茶馆承包下来,并最大程度地保留了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的茶馆的经营风格。

承包下交通茶馆后,陈安健的艺术创作也开始扎根茶馆。打桥牌的老人、皮肤晒得黝黑的工人、背着厚重旅行包的游客……一杯盖碗茶背后是人生百味,他们的面孔定格在陈安健的画布上,构筑起生动的民俗图像。

在陈安健眼里,交通茶馆不仅是一个饮食之地,更是一个微缩的社会舞台。“不同地域、年龄、职业的人在这里凝结成鲜活的民间生活记忆,实现了交通茶馆的自我造血和延续。”

如今,陈安健已经创作了几百幅以茶馆为母本的油画作品。随着城市旅游的快速发展,交通茶馆也逐渐成为重庆的热门文化地标,慕名而来的游客在这里点上一杯盖碗茶,感受老重庆市井的欢愉。

新华社记者 刘潺 摄

7月26日,游客在交通茶馆内体验重庆的市井生活气息。

在重庆市九龙坡区黄桷坪街道一栋旧楼后的小巷里,藏着一个充满年代感的老式茶馆——交通茶馆。茶馆建于1987年,由原黄桷坪交通运输有限公司食堂改造而成。2005年,濒临破产的交通茶馆拟改造为网吧。常去采风的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系教授陈安健听说后,将茶馆承包下来,并最大程度地保留了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的茶馆的经营风格。

承包下交通茶馆后,陈安健的艺术创作也开始扎根茶馆。打桥牌的老人、皮肤晒得黝黑的工人、背着厚重旅行包的游客……一杯盖碗茶背后是人生百味,他们的面孔定格在陈安健的画布上,构筑起生动的民俗图像。

在陈安健眼里,交通茶馆不仅是一个饮食之地,更是一个微缩的社会舞台。“不同地域、年龄、职业的人在这里凝结成鲜活的民间生活记忆,实现了交通茶馆的自我造血和延续。”

如今,陈安健已经创作了几百幅以茶馆为母本的油画作品。随着城市旅游的快速发展,交通茶馆也逐渐成为重庆的热门文化地标,慕名而来的游客在这里点上一杯盖碗茶,感受老重庆市井的欢愉。

新华社发(胡双悦 摄)

7月26日,人们在交通茶馆里喝茶聊天。

在重庆市九龙坡区黄桷坪街道一栋旧楼后的小巷里,藏着一个充满年代感的老式茶馆——交通茶馆。茶馆建于1987年,由原黄桷坪交通运输有限公司食堂改造而成。2005年,濒临破产的交通茶馆拟改造为网吧。常去采风的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系教授陈安健听说后,将茶馆承包下来,并最大程度地保留了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的茶馆的经营风格。

承包下交通茶馆后,陈安健的艺术创作也开始扎根茶馆。打桥牌的老人、皮肤晒得黝黑的工人、背着厚重旅行包的游客……一杯盖碗茶背后是人生百味,他们的面孔定格在陈安健的画布上,构筑起生动的民俗图像。

在陈安健眼里,交通茶馆不仅是一个饮食之地,更是一个微缩的社会舞台。“不同地域、年龄、职业的人在这里凝结成鲜活的民间生活记忆,实现了交通茶馆的自我造血和延续。”

如今,陈安健已经创作了几百幅以茶馆为母本的油画作品。随着城市旅游的快速发展,交通茶馆也逐渐成为重庆的热门文化地标,慕名而来的游客在这里点上一杯盖碗茶,感受老重庆市井的欢愉。

2021-07-29 21:38:53  来源:新华社
Copyright © 1998-2021 云南信息港
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云南分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