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信息港  |  新闻频道  |  云南新闻  |  看天下  |  评论  |  财经  |  体育  |  美食  |  旅游  |  娱乐  |  专题  |  滚动  | 
返回
云南信息港

苦难和新生——西藏翻身农奴影像档案:多扎木

多扎木肖像(3月20日摄)。 今年85周岁的多扎木是西藏日喀则市桑珠孜区东嘎乡曲瓦普村村民。在旧西藏,他曾是一名农奴。 “我们租种的3亩地,每年产的青稞除交给领主6个‘卡如’(一种容器,一次可装28斤青稞)外,剩下的全部还上一年从富农家借来的粮食,大约30个卡如。”多扎木回忆说,一年到头,自己留不下一粒青稞。年复一年,他挣扎在借粮食、交税、还粮食的恶性循环中。 “烧水需要柴火,但庄园里的一草一木都是领主的,如果偷捡柴火被发现,是要挨打的。”多扎木伤感地说。 民主改革后,多扎木从领主家的仓库里分得了牛羊肉,兴冲冲地跑回家,当晚一家人燃起篝火,一边煮肉一边跳舞。多扎木清晰地记得那晚当他吃第一口肉时,眼泪不禁流了出来。 如今,多扎木住着美观敞亮的二层藏式民居,家里的6台卡车和拖拉机整齐停放在院子里。3个儿子勤快肯干,依靠外出务工、跑运输、种庄稼,一家人年收入20万元左右。在子孙的精心照料下,老人衣食无忧,安度晚年。 新华社记者 张汝锋 摄

多扎木老人的身份证(3月20日摄)。 今年85周岁的多扎木是西藏日喀则市桑珠孜区东嘎乡曲瓦普村村民。在旧西藏,他曾是一名农奴。 “我们租种的3亩地,每年产的青稞除交给领主6个‘卡如’(一种容器,一次可装28斤青稞)外,剩下的全部还上一年从富农家借来的粮食,大约30个卡如。”多扎木回忆说,一年到头,自己留不下一粒青稞。年复一年,他挣扎在借粮食、交税、还粮食的恶性循环中。 “烧水需要柴火,但庄园里的一草一木都是领主的,如果偷捡柴火被发现,是要挨打的。”多扎木伤感地说。 民主改革后,多扎木从领主家的仓库里分得了牛羊肉,兴冲冲地跑回家,当晚一家人燃起篝火,一边煮肉一边跳舞。多扎木清晰地记得那晚当他吃第一口肉时,眼泪不禁流了出来。 如今,多扎木住着美观敞亮的二层藏式民居,家里的6台卡车和拖拉机整齐停放在院子里。3个儿子勤快肯干,依靠外出务工、跑运输、种庄稼,一家人年收入20万元左右。在子孙的精心照料下,老人衣食无忧,安度晚年。 新华社记者 孙瑞博 摄

多扎木(中)和儿子、儿媳在家中(3月20日摄)。 今年85周岁的多扎木是西藏日喀则市桑珠孜区东嘎乡曲瓦普村村民。在旧西藏,他曾是一名农奴。 “我们租种的3亩地,每年产的青稞除交给领主6个‘卡如’(一种容器,一次可装28斤青稞)外,剩下的全部还上一年从富农家借来的粮食,大约30个卡如。”多扎木回忆说,一年到头,自己留不下一粒青稞。年复一年,他挣扎在借粮食、交税、还粮食的恶性循环中。 “烧水需要柴火,但庄园里的一草一木都是领主的,如果偷捡柴火被发现,是要挨打的。”多扎木伤感地说。 民主改革后,多扎木从领主家的仓库里分得了牛羊肉,兴冲冲地跑回家,当晚一家人燃起篝火,一边煮肉一边跳舞。多扎木清晰地记得那晚当他吃第一口肉时,眼泪不禁流了出来。 如今,多扎木住着美观敞亮的二层藏式民居,家里的6台卡车和拖拉机整齐停放在院子里。3个儿子勤快肯干,依靠外出务工、跑运输、种庄稼,一家人年收入20万元左右。在子孙的精心照料下,老人衣食无忧,安度晚年。 新华社记者 张汝锋 摄

多扎木和儿子准备外出(3月20日摄)。 今年85周岁的多扎木是西藏日喀则市桑珠孜区东嘎乡曲瓦普村村民。在旧西藏,他曾是一名农奴。 “我们租种的3亩地,每年产的青稞除交给领主6个‘卡如’(一种容器,一次可装28斤青稞)外,剩下的全部还上一年从富农家借来的粮食,大约30个卡如。”多扎木回忆说,一年到头,自己留不下一粒青稞。年复一年,他挣扎在借粮食、交税、还粮食的恶性循环中。 “烧水需要柴火,但庄园里的一草一木都是领主的,如果偷捡柴火被发现,是要挨打的。”多扎木伤感地说。 民主改革后,多扎木从领主家的仓库里分得了牛羊肉,兴冲冲地跑回家,当晚一家人燃起篝火,一边煮肉一边跳舞。多扎木清晰地记得那晚当他吃第一口肉时,眼泪不禁流了出来。 如今,多扎木住着美观敞亮的二层藏式民居,家里的6台卡车和拖拉机整齐停放在院子里。3个儿子勤快肯干,依靠外出务工、跑运输、种庄稼,一家人年收入20万元左右。在子孙的精心照料下,老人衣食无忧,安度晚年。 新华社记者 孙瑞博 摄

多扎木在家中喝酥油茶(3月20日摄)。 今年85周岁的多扎木是西藏日喀则市桑珠孜区东嘎乡曲瓦普村村民。在旧西藏,他曾是一名农奴。 “我们租种的3亩地,每年产的青稞除交给领主6个‘卡如’(一种容器,一次可装28斤青稞)外,剩下的全部还上一年从富农家借来的粮食,大约30个卡如。”多扎木回忆说,一年到头,自己留不下一粒青稞。年复一年,他挣扎在借粮食、交税、还粮食的恶性循环中。 “烧水需要柴火,但庄园里的一草一木都是领主的,如果偷捡柴火被发现,是要挨打的。”多扎木伤感地说。 民主改革后,多扎木从领主家的仓库里分得了牛羊肉,兴冲冲地跑回家,当晚一家人燃起篝火,一边煮肉一边跳舞。多扎木清晰地记得那晚当他吃第一口肉时,眼泪不禁流了出来。 如今,多扎木住着美观敞亮的二层藏式民居,家里的6台卡车和拖拉机整齐停放在院子里。3个儿子勤快肯干,依靠外出务工、跑运输、种庄稼,一家人年收入20万元左右。在子孙的精心照料下,老人衣食无忧,安度晚年。 新华社记者 王泽昊 摄

多扎木(右)在擦拭自家的拖拉机(3月20日摄)。 今年85周岁的多扎木是西藏日喀则市桑珠孜区东嘎乡曲瓦普村村民。在旧西藏,他曾是一名农奴。 “我们租种的3亩地,每年产的青稞除交给领主6个‘卡如’(一种容器,一次可装28斤青稞)外,剩下的全部还上一年从富农家借来的粮食,大约30个卡如。”多扎木回忆说,一年到头,自己留不下一粒青稞。年复一年,他挣扎在借粮食、交税、还粮食的恶性循环中。 “烧水需要柴火,但庄园里的一草一木都是领主的,如果偷捡柴火被发现,是要挨打的。”多扎木伤感地说。 民主改革后,多扎木从领主家的仓库里分得了牛羊肉,兴冲冲地跑回家,当晚一家人燃起篝火,一边煮肉一边跳舞。多扎木清晰地记得那晚当他吃第一口肉时,眼泪不禁流了出来。 如今,多扎木住着美观敞亮的二层藏式民居,家里的6台卡车和拖拉机整齐停放在院子里。3个儿子勤快肯干,依靠外出务工、跑运输、种庄稼,一家人年收入20万元左右。在子孙的精心照料下,老人衣食无忧,安度晚年。 新华社记者 张汝锋 摄

2021-04-08 20:45:46  来源:新华社
Copyright © 1998-2021 云南信息港
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云南分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