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青年·任剑|仅凭6秒视频 他判断出纵火嫌疑人身份

  “万事就怕‘认真’二字。”

  刑案侦查靠什么?

  他说,心有光芒,脚踏实地。

  这,就是中国刑警!

  新青年演讲第63期

  听北京公安刑侦重案支队刑警

  任剑

  如何利剑出鞘

  新 青 年 演 讲 任 剑 ▼

  大家好,我叫任剑,来自北京市公安局刑侦总队一支队(刑事侦查重案支队)。从警15年来,我始终工作在刑侦重案一线岗位。

  在人们心中,破案的画面常常是现场拉着警戒线,一群刑警身穿勘查服,一脸严肃,手拿着相机、小刷子、小镊子在现场比比画画的情景。就算是侦探小说中的福尔摩斯、漫画里的柯南也不外乎嘴叼着烟斗,手拿着放大镜在现场寻找蛛丝马迹。

  但其实线索出现的方式是各种各样的,我们通过声音破获了一起特大纵火案件。火案是令侦查员们比较头疼的一类案件,现场的痕迹物证往往破坏严重。 很多常规的侦查手段难以充分施展,给案件的定性和破获都增加了很大难度。

  案发后,经过不分昼夜的工作,我们确定了这是一起人为纵火案件。虽然案件有了定性,但是“嫌疑人是谁”这一难题仍然迟迟没有进展。就在这时,我忽然想起一个细节:现场勘查的侦查员在中心现场住户家门口发现了一个已经烧毁的监控探头。当我们信心满满地准备看录像的时候,却发现这是个声控探头,而且只有在有声音时才会拍摄6秒钟的视频,拍摄的角度还直对着墙。

  我戴上耳机,盯着屏幕里的白墙,连续听了很多遍。我跟他们讲:“这个案子,嫌疑人应该是个女的,而且就住在这层的南侧!”当时大家听了以后,脸上又有惊喜又有些疑惑。我跟大家解释说:“从录像里的声音能够听到,火光出现以后嫌疑人走了7步,而且是高跟鞋。”

  随后,我组织大家到现场进行了侦查实验,确定了起火点的方向和距离。随后,这个案子很快就顺利破获了。这次经历也印证了我经常和战友们讲的那句话:“万事就怕‘认真’二字,干刑警就更应该在‘认真’二字上下功夫。”

  前期的侦查能够确定嫌疑人,而后期的审讯在刑侦工作中,则是嫌疑人到案后最为重要的环节。我们接过一个案子,当时一个男子到公安机关报案,说他的妻子突然失踪了。在接到这个案子后,直觉告诉我,走失人极大可能已经遇害,而且凶手很有可能就是来公安局贼喊捉贼的这个报警人。

  这类案子和命案现场是截然不同的。犯罪嫌疑人在作案前大多早有预谋,准备充分,同时心理也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他们往往抗拒审讯,拒不交代犯罪事实。我们在将案件调查工作做扎实后,决定将这名贼喊捉贼的报警人带到公安机关开展审讯工作。在侦查员几个小时的审讯下,他依然“铁齿铜牙”。

  我在旁边旁听的同时,大脑也在飞速地运转,通过嫌疑人的微表情、小动作甚至眼神的移动、躲闪,发现这个嫌疑人是块“硬骨头”,有点油盐不进。 审讯工作也慢慢陷入了僵局。我走到嫌疑人面前,拉了把凳子坐了下来。我并没有着急立刻进入案件的讯问,而是像朋友一样,从他的童年、上学、工作、婚姻、家庭,一点一点地和他聊起了天。

  我也不时地提醒他现在所处的身份、角色和处境。我们聊天的内容也开始慢慢带进了案件。这名犯罪嫌疑人对家中老人、孩子的深厚感情慢慢浮现,多年来嫌疑人夫妻之间的矛盾也慢慢流露了出来。这时,他眼圈发红、眼眶湿润,情绪有点凝重。我变换了一下语气,像个兄长一样严厉地批评他,同时也在教育他:既然做了就要面对事实,面对法律,承担后果。没过多久,他就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

  我和很多刑警一样,一上案子就把其他的事都抛到脑后了。加班、熬夜是我们的家常便饭。 “爸爸,你今天回来吗?”这是我女儿每天在放学后都会给我发的一条微信。面对家人,我的内心也充满了愧疚。家人嘴上难免会因为我的“顾不上”而抱怨,但更多的是对我工作的支持和理解,他们知道,这是我最热爱的职业,也是我最忠于内心的选择。

  我是一个平凡的刑警,在我热爱的事业上和我的战友们一起战斗了15年。我们还将继续战斗下去。

  当线索杂乱无章,他一丝不苟,依靠缜密逻辑拨云见日。

  当案件陷入迷局,他力挽狂澜,凭借专业判断找到真凶。

  在命案发生现场,他镇定自若,从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在山重水复之时,他胸有成竹,通宵研判终得柳暗花明。

  对凶手,他嫉恶如仇,身处险境不退缩。

  对疑犯,他以情感化,有一套独门秘籍。

  对家人,他常感愧疚,但不曾懈怠职责。

  对工作,他满怀热忱,誓守护万家灯火。

  维护社会最底线的秩序,

  惩恶扬善是刑警的天职。

  让坏人心生恶念有所惧,

  让好人独行夜路不胆寒。

  青年说·刑警任剑

  访 谈 实 录 任 剑 ▼

  问:为什么选择重案刑警这个职业?

  答: 我高中毕业后,上大学就学的刑事侦查专业。通过学习,我了解了警察这个行业,了解了刑警的工作。机遇也非常好,到了刑侦总队之后,我就想到重案队去。因为年轻,我觉得重案队历练人,所以就选择了这个职业。

  问:害怕过命案现场吗?

  答: 这个可能跟每个人的性格有关。因为我一参加工作就在刑侦总队的重案队,而我们这个队伍就是以接命案为主。而且那个时候案件也比较多,我到单位之后很快就接到了命案,出命案现场。我倒没有这种害怕或者不适应的感觉,觉得这是我工作的一部分,当时也觉得很新鲜。

  问:你开过枪吗

  答: 很幸运,我到现在还没开枪打过嫌疑人。对一个刑警来说,这是一件很幸运的事。谁也不愿意在抓捕过程中动枪响枪,你动枪响枪的同时,抓捕的危险系数也在增加。带枪抓捕的情况,我们是常有的。随着工作阅历越来越多,后来当队长以后,很多的抓捕我都要带队在现场指挥抓捕,去组织、设计抓捕。在抓人的时候,我肯定也是第一个需要直接站在最前沿的人。这个时候,枪拿在手里、别在腰上的感觉是什么?更多的是责任:是对案件的责任,同时也是对身边战友的责任。

  问:怎样才能做一名好刑警?

  答: 不管干什么工作,首先要认真。刑警这个职业是个细致的工作,更需要在认真上下功夫。很多案件往往因为一个小小的细节,就破了。所以,不在“认真”二字上下功夫,很难成为一名合格的侦查员。

  问:你们有“职业病”吗?

  答: 比如说强迫症,我觉得我就有,而且我看身边的同事他们也都有。做刑警时间长了,可能都会有这种习惯。比如我看一个稿子,或者写一个东西,会反复地读,防止里边出现错别字,或者是错句。我们的工作状态是节奏非常紧的。有些工作频率很快,而有些工作是频率很慢的,就是让你踏踏实实静下心来认真做。

  问:犯罪题材影视剧和现实有什么区别?

  答: 看小说和电视剧,更多的就是休闲一下。很多影视剧或者小说里的内容,我们会觉得有些东西是演绎的,是虚构的。真实案件侦破的经过和电视里是不一样的。因为案件的侦破不会像剧本一样往下演,随时都会有新的变化。真正的案件工作,真正的刑事案件侦查,不是像电影和小说里那样,靠直觉灵感破案。还是需要脚踏实地,把工作一项一项认真仔细地做好,把每一条线索查实,才能够最终顺利地破案。

  问:在工作中有哪些感动?

  答:首先是我的这些战友,他们和我一起并肩战斗。很多时候,不管是冰天雪地,还是大汗淋漓的三伏天,不管是一个简单的抓捕,还是面对十恶不赦的犯罪嫌疑人的非常危险的抓捕,我们都是在一起战斗的。再就是我们既然选择了这份职业,那付出的就比较多,对家庭照顾比较少。每一个刑警后边,都有他家人的默默付出,支持着我们。所以说,身边战友的团结奋斗,家人的理解和支持,我觉得是最让我感动的。

  当你遇到一个刑警的时候,希望你能够配合他的工作,能够善待从事这个职业的人。

2019年03月18日 来源:新华社

<

云南信息港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