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星星男孩”照亮旅客回家路

30米投光灯塔中部,两名作业人员正在一丝不苟地检修设备。余潇 摄

   新华网昆明2月11日电(彭非 詹晶晶 丁凝)随着最后一列抵达昆明的动车入库,如“孔雀开屏”般美丽的昆明南站寂静了下来。在距离昆明南站6公里开外的动车停车场,多束高低错落、层次分明的灯光下,中国铁路昆明局集团有限公司昆明供电段水电检修车间的21名90后电工,开始了他们的夜间作业。

作业前准备,做好安全措施。李亚喜 摄

   这21名年轻人平均年龄24.6岁,是从昆明供电段1500多名职工中精挑细选出来组成的突击队。沪昆高铁、云桂铁路开通后,进出云南的车流剧增,为车站提供照明的投光灯塔使用率增高,加之近期气温骤变,各种照明设备较容易发生故障。这些年轻人的工作,就是对沪昆高铁、云桂铁路云南境内10座高铁车站和昆明南枢纽地区的100多组投光灯塔进行检维修,保证正常照明。

作业开始前技术员王家业和工长代冰正在认真检查所需的工具材料。李亚喜 摄

   由于高铁动车一般是白天开行,晚上停轮保养,所以他们的工作只能在凌晨1点至5点左右进行。为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作业又避免重叠垂直作业带来的安全风险,他们每5人为1个小组,分工明确,各司其职,两人到塔顶负责检修保养灯具,两人从上到下对塔身的主、副角钢连接螺栓进行防松处理,1人在地面上从事辅助工作。

他们需要步行一段路程才能到达作业地点。李亚喜 摄

   “每一座投光灯塔高30米,从塔底到塔顶有塔梯140多阶,为保证安全,作业人员攀爬时必须手持双爪,交替将安全带固定在爬梯上,从地面到塔顶,一般需要10分钟,体力差的,不要说干活,就是爬上塔顶,也是够呛的。”技术员王家业说。

他们步行到投光灯塔脚下。李亚喜 摄

   30米的投光灯塔对于第一次攀爬的人来说是个严峻的考验,攀爬时一不小心腿就会抽筋,好不容易爬到顶部,一半的力气已经用完,还得留出力气检修设备,第二天腰酸背痛,遇到身子骨差的,连下床都困难。

作业开始前,工长代冰正在讲解安全注意事项。李亚喜 摄

   “第一次爬投光灯塔时,心里很激动也很担心,风一吹,就感觉塔身在晃,脚都是抖的,我就蹲下身紧紧抓住围栏,不敢看地面。时间长了,自然也就习惯了。”谈及第一次攀爬,技术员代冰仍“心有余悸”。

两名90后男孩检修完一处,准备移动位置继续检修作业。李亚喜摄

   代冰说:“这活总不能让老师傅们来干,这是个很需要体力的活,胆量可以练,体能跟年龄有关,而且必须是没有高血压和恐高症的健壮工人,刚参加工作的学弟学妹也干不了,因为这不仅是体力活,还是精细活呢!”

代冰正在认真检修设备。李亚喜 摄

   夜间寒风刺骨,小伙子们沿着塔梯向上攀爬,高度越高,冷风吹得越烈,感觉脸被针刺一样钻心痛。

   “干这活,最费的就是这鞋底了,一个月平均要换两双鞋子。”代冰看着已微微“张口”的鞋子挪了挪脚,不好意思地说。

   “攀爬塔身要一鼓作气,如果停停走走,越爬越没劲,就会感觉特别累。”王家业说。

两名队员正在聚精会神、一丝不苟地检修设备。李亚喜 摄

   塔顶的工作是精细活,需两人通力配合,打磨接线端、理顺整理防护电源线、清洁维护灯具,一样也不能落下……

   紧固塔身螺栓的2人,一人负责塔的两个面,对630颗连接螺栓螺帽先卸松然后涂防松剂,再紧固螺帽、校验力矩,最后再做防锈处理、画标识等工序。

90后星星男孩房梦冶正在检修设备。李亚喜 摄

   据了解,他们每次爬上塔身,都要背负2公斤多重的工具和材料,穿戴重1公斤多的双爪、爪绳器、工作定位绳等安全防护工具,脚踩在7厘米宽、呈45度角斜边的副角钢上,时上、时下、时左、时右,随着作业人员动作晃动的头灯,犹如夜空的点点星光。

2018年02月11日 来源:新华网

<

云南信息港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