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信息港  |  新闻频道  |  云南新闻  |  看天下  |  评论  |  财经  |  体育  |  美食  |  旅游  |  娱乐  |  专题  |  滚动  | 
返回
云南信息港

在黑暗中“踢”出生命之光

2020-12-03 10:12:29  来源:新华社

新华社南京12月2日电题:在黑暗中“踢”出生命之光

新华社记者何磊静、王恒志

一声哨响,戴上眼罩的陈山勇仔细辨声,随后在绿茵场上带球奔跑,加速过人,大力射门,在黑暗中完成了一个进球。

这是一场盲人足球赛。32岁的陈山勇踢了15年盲人足球,现在是江苏盲人足球队的一员。他个子不高,身材偏瘦,一聊起足球便眉飞色舞、滔滔不绝,浑身透着一股阳光自信的劲头。

黑暗中的追风少年

陈山勇从小患有遗传性视神经萎缩,虽然多次接受治疗,但仍难逃厄运,逐渐失去光感。他在南通市特教中心上学、长大,孩童时期忧郁内向,经常一个人坐在操场边发呆。

“有些稍微能看见的孩子爱踢球,塑料袋套在皮球上,哗啦啦直响。”陈山勇回忆说,那时他还不懂什么是足球,试着加入小伙伴,和他们一起踢来踢去,结果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了这项运动。踢球,成了陈山勇童年最大的乐趣。

2005年8月,江苏省成立盲人足球队,恰好落在南通市特教中心。17岁的陈山勇成为首批入选的球员。

和普通足球赛不同,盲人足球为5人制,除守门员外,其余队员需为全盲。比赛时,球员戴上眼罩眼贴,足球内特殊的发声器滚动起来,“哗啦哗啦”,球员需要努力辨声,大声呼喊,让队友明晰位置。

2005年12月,在海南有首届全国盲人足球锦标赛,成立不久的江苏盲人足球队摸索着训练。“我们只能靠摸和教练教。”陈山勇说,健全人的一个动作,他们要分解成好几个部分来学。比如射门,要摸脚的姿势,掌握发力部位,有些盲人球员得练个把月才能学会。

盲人足球队的训练基本是为比赛而集训,因为待遇不高,运动员很难进行职业化的全年训练。但只要一有比赛,这些盲人小伙子就会从各地“召之即来”。

起初南通市特教中心只有水泥地操场,盲人球员们经常横冲直撞去找球,摔跤、磨破裤子、蹭破皮是常有的事。“15年了,我膝盖上的印记还摸得到,那时夏天洗澡,破的皮就会裂开,反复好多次。”陈山勇说,小时候踢球是纯粹的热爱,疼都不觉得有什么。

凭着一股热血与拼劲,江苏盲人足球队首年就取得了全国盲人足球锦标赛冠军,并在第二年顺利卫冕。在两届全国锦标赛中,球队共攻进32球,其中陈山勇个人攻入15球,为夺冠立下汗马功劳。

足球就是我的“眼”

2006年,中国成立盲人足球国家队。第二年,陈山勇顺利入选,但他却有了靠近梦想“情更怯”的感觉。

“我家是农村的,家里条件不好,如果这条路走下去但走不通的话,就没法早点谋生养家。”陈山勇说,2007年自己毕业,犹豫着是否应该像更多同学一样,选择盲人按摩赚钱养家。

陈山勇母亲从老家打来一个电话,彻底打消了他的顾虑。“趁年轻去试试这条路,即使结果不好,经历过就不后悔,倘若年纪大了回想自己没努力就放弃,才会真正后悔。”听完母亲一席话,陈山勇眼泪汪汪,心里却充满了力量。

因为盲人足球,陈山勇有了很多“第一次”。他第一次走出了南通,走出了江苏,第一次坐飞机出国,结交全球各地的朋友,第一次登上了最大的舞台——2008年北京残奥会,并和队友一路过关斩将,勇夺亚军。

我国是世界上盲人和视觉损伤患者数量最多的国家之一,视力残疾人数超过1700万人,其中绝大多数盲人从事按摩推拿工作。“盲人的生活不该如此狭窄,足球队给了我们一个展示自我的平台。”陈山勇说。

走上绿茵场,这些看不见光亮的人,在足球的世界里绽放光芒。除了残奥会亚军,陈山勇和队友们还获得过盲足世锦赛季军、亚洲残运会冠军等荣誉。

因为眼睛看不见,盲人球员受伤的概率更大。陈山勇鼻梁断过三次,肋骨也断过,踝关节骨裂过,牙齿还掉了一颗。2012年,他因伤病退出了国家队,但这位已过而立之年的老将依旧怀念往昔岁月。他半开玩笑地说:“如果东京残奥会国家召唤,我会毫不犹豫地换上‘战袍’出征。”

“足球就是我的眼睛,不仅带我看见光明,更让我领略世间的美好。”陈山勇说。

Copyright © 1998-2021 云南信息港
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云南分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