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青年.王彦入|90后女兵揭秘中缅边境生死缉毒故事

2018年06月25日 10时54分00秒   来源:新华社

  问:边境禁毒的重要性在哪里?

  答:德宏紧邻“金三角”,而且中缅边境没有天然屏障,所以这个美丽的地方被毒品侵害严重,我们多查一克毒,内地就少受一份害。

  问:为何人工缉毒仍不可或缺?

  答:毒贩的藏毒手法形形色色,多种多样。例如将毒品海洛因溶解在矿泉水里,它的颜色就接近于可乐的颜色,放在可乐瓶里,机器是检查不出来的,但是查缉人员一闻味道就知道了。

  问:“女子侦查队”日常工作是什么?

  答:来到侦查队以后,大部分时候是穿便装,隐蔽身份,化装侦查。侦查队的工作不仅有前期的化装侦查、抓捕,还有后期的案件办理。

  

  问:毒贩都是什么样的人?

  答:几年下来,我还发现“毒贩”们,也不全是影视剧里那种穷凶极恶、阴险狡诈的面目。很多贩毒集团的头目在境外遥控指挥,用金钱诱骗那些极度贫困、失去经济来源的边民们替他们犯险运毒。而他们可能得到的“报酬”,并不是我们想象中的大数目,有的就是几百块钱而已。我们就遇到过为了300元钱被人诱骗运毒的情况。

  我们曾抓过一个外国籍的女毒贩,她的丈夫因为吸毒几乎变卖了所有家产。她没法养活6个孩子,于是铤而走险。被捕后,她跪在地上,抓着我和战友的腿,使劲摇晃,疯狂地哀求我们:“我求求你们了,我丈夫把家里能卖的东西都卖了,我是实在没有办法!我丈夫吸毒,但我从来没有吸过!家里还有六个孩子,我被抓了,他们就全都完了!”

  她的眼神,那种充满绝望和悲伤的眼神,我到现在还记得。但法不容情,抓了她,或许就救了更多的人,这一点我们不会迟疑。

  问:工作中有哪些危险?

  答:我们抓获的犯罪嫌疑人量刑都比较重,一般都在十五年以上,所以武装贩毒的情况也非常多。在抓捕、化装侦查的过程中,随时都有可能发生意外。另外,我们接触的犯罪嫌疑人多数自身就有吸毒史,本身就是艾滋病、肺结核等传染病病毒的携带者,在与他们接触的过程中,我们也有被传染的隐患。

  问:为了执法伪装或扮演过哪些角色?

  答:我们会根据案情的需要和现实情况,扮演成不同的角色。有的时候是大学生,有的时候是街边小贩,有的时候就是一个路人甲,还有的时候会和男战友一起扮演一对小情侣。

  问:参军以来为什么事情哭过吗?

  答:有一次我探亲回家,我姑姑跟我聊天的时候说:“你妈妈这两年身体不太好,每次听说你要出去办案子的时候,都整夜整夜睡不着觉。”她当年做了一个手术,连我的表姐妹都到医院去照顾她。全家人都知道这件事情,却瞒着我一个人。知道这些事情的时候,我在被子里哭了。

  问:想对参加缉毒工作前的自己说什么?

  答:你的选择是对的。

  问:什么是“新青年”?

  答:青年强则国强,新时代的新青年应该有本事,有担当,有理想,将个人的命运与国家的命运紧紧相连。

<

云南信息港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