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青年.大鹏 | 对话大鹏

2018年06月11日 12时32分00秒   来源:新华社

  访谈实录

  问:你觉得自己最符合“新青年”的品质是什么?

  答: 如果大家觉得我是“新青年”的一个代表,那至少有两个词汇组成:一个是“新”,一个是“青年”。我觉得其实对我来讲,因为在这个行业,从默默无闻到现在开始有人看我的作品,已经经历了十几年,如果还能够被称为“青年”的话,我自己觉得是挺开心的一件事。

  我本身是来自于互联网,我最早的作品都是网络平台播出的。我想最重要的是,我在网络平台的表达都是被观众能看到的新的东西,这个也是如果你问我一个原因的话,我想可能是因为这一部分,但我没有办法说我自己。我只希望我自己能永远保持“新”,永远保持年轻的心态,然后创造的东西,永远可以带给国内观众新的体验。

  问:你觉得你的哪些日子是“最难搞”的?

  答: 我觉得因为《在难搞的日子里》那本书写在2014年,讲的2014年之前的事,那可能更多地分享了一些刚来北京时候的故事。那个时候可能工资也比较低,生活成本也比较高,所以那是一段难搞的时光。但是我想分享的是,你只要保持乐观,也许它就会变成一个良性的循环。它让你在工作当中有动力,有动力你才能做好,做得好才可以有更好的机会,其实是一个良性循环。

  我寻求工作上的认同,如果没有做好,我在自己反思自己,为什么没有做好。我寻求新的本领,然后我希望它可以武装我自己,让我在各个工作上表现得更好。如果有工作上的认同,这就是我收获笑出声来的一种具体的方式,我觉得那是让我快乐和开心的时刻。

  问:当自己作品受到争议时怀疑过自己吗?

  答: 没有,完全没有,我也经常比方说,最近在看其他电影的时候,也会享受别人造梦的时候带给我的愉悦,也会质疑他们的拍摄手法,我觉得每个人都有评价和评论的权利。

  如果你在评论当中彻底迷失自己,去讨好每一个人,那是不现实的。 正因为有个性,你的作品才会受到大家的欢迎,因为我觉得我可能做得还不够好,但它不至于打击到我,因为时间还很长。然后你也说我是新青年,那我想我在通往中年的路上,我可以不停地提高和成长。也许在某一个时间点,我可以做到,原本在这个角度去挑你毛病的人,不再去挑你这个角度的毛病,那就是一个进步。

  但是有一些硬的东西,比方说我长得不漂亮,我没有办法跟那些特别的偶像去比个人的外在魅力,那些东西是恒定存在的,那个是没有办法改变的,但它击不垮你。

  问:你是怎么定位自己的?

  答: 我确实做了很多的事情,那是在这十几年的职业生涯当中,不停地去探索和修正自己最适合做的事情。我觉得演员、导演、歌手这些身份对于我来讲都是成长,每个身份在不同的阶段给了我不同的本领,而且全部的技能汇聚到一起,其实是在为我现在拍电影做一个铺垫。 所以自从开始拍摄电影,我找到了自己可能会长期持续下去的一份工作。那么我现在更愿意把自己的身份当成一个电影导演,但是我也不放弃,通过各种各样的表达,来向大家诉说我想要表达的事情。

  问:作为东北人,你觉得你创造笑点的水平如何?

  答: 远远低,远远低,低于平均水平以下很低。因为我在大学的时候我们一个宿舍全是东北人,然后我在我们班级真的是非常普通,我身边,我们宿舍里面就有很多很搞笑的人,但是他们现在反而都从事了我们大学本专业的一些工作。我其实不是一个特别搞笑的人,生活当中也是很闷的人,但是这个现在变成我的职业,也是挺有意思的。

<

云南信息港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