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欧”谈判开启 敢问路在何方?

2017年06月23日 09时11分00秒   来源:新华网

    “艰苦的工作现在开始了。”

  在布鲁塞尔欧盟总部正式启动英国“脱欧”谈判前,英方“脱欧”事务大臣戴维斯曾如是说。

  英国“脱欧”公投飞出“黑天鹅”将近1年后,“民粹迷雾”暂时从欧洲上空散去,而英国与欧盟围绕“分手”的多方博弈正式开始。有媒体分析认为,在这场注定影响欧洲历史进程的马拉松式谈判,能否抵达终点,甚至终点在哪,目前均为未知数。

  首轮谈判 欧盟vs英国1:0

  “英国正在失去阵地。”

  欧盟与英国首轮谈判之后,美国媒体CNN发表题为《首轮谈判以英国陷入混乱告终》的文章指出,英国在谈判首日就开始退让,同意了以欧盟要求为蓝本的谈判架构,即双方初期只谈公民权利、脱欧费用、爱尔兰边境这三大问题,将来只有在欧盟认为谈判取得重大进展的情况下,才会在谈判中涉及双边贸易等其他重要问题。

  这与戴维斯和英国政府此前透露的立场正好相反。英国曾坚持要求欧盟首先就英国最受关注的双边贸易进行谈判。戴维斯甚至发出威胁称,如果达不到这个要求,“整个夏天”都会被耗在这个问题上。

  然而,从首轮谈判的结果看,戴维斯的威胁并没有起到实质性的作用。英国媒体和观察家一边倒地评论道,“戴维斯惨败”“戴维斯狼狈不堪”“英国惨遭碾压”。

  英国《独立报》刊文《英国开局就屈服 同意先算旧账,再谈未来》认为,戴维斯在达到布鲁塞尔仅几个小时之后,就被迫放弃了同时探讨“如何分手”和“未来关系”的双线模式策略。

  文章还引用了自由民主党领袖法伦的声明,“这个男人就是个小丑。别看政府如何作态,欧盟今天已经明显表示,不会对戴维斯作出哪怕一丁点儿让步。他完全被羞辱了。”

    艰难求生 特雷莎·梅“软硬”不是

  实际上,英国这次退让早在之前就有预兆。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所所长崔洪建在接受本网采访时说,“英国一直希望把‘如何分手’和‘未来关系’放到一起谈,希望在这两者之间形成某种内在的连接,从而在部分议题上获得一些筹码,这样对英国较为有利。但现在英国议会选举的结果对英国首相特雷莎·梅的损耗很大,若再坚持强硬立场很有可能威胁其执政地位。”

  崔洪建认为,英国保守党政府未来脱欧政策软化是必然的,除了考虑保守党内部的党派斗争和北爱尔兰的民主统一党的政治立场,欧盟27个成员国展现出的空前团结,也意味着梅不能坚持“硬脱欧”的立场。

  日前多家英媒爆出,保守党党内正在酝酿一场“政变”。英国《星期日电讯报》援引消息人士的话报道,包括多名内阁大臣在内的保守党“脱欧派”议员正在讨论何时让梅“下岗”。“脱欧派”计划“逼宫”的同时,“留欧派”也在行动。曾在“脱欧”公投期间持留欧态度的保守党成员正在寻觅梅的“接班人”。

  除此之外,“硬脱欧”的挑战还来自看重与欧盟贸易关系的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要笼络这个小党,梅的“硬脱欧”必须在某种程度上妥协,她要在谈判桌上与欧盟耐心地谈下去,直到脱欧协议的最终达成。

  “因此,对于梅来说,“软脱欧”和“硬脱欧”都与她的执政地位紧密相关。”崔洪建指出,“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梅不能把自己和某条特定的路线绑定,而是根据具体情况的变化,以及当时党内两派势力的对比,来决定她的态度和位置。现在于梅而言,最好的选择就是超脱“软硬”之外。如果卷到“软硬”两派的争执之中,她将地位难保。”

    一场终点未知的马拉松

  关于英国脱欧谈判可能取得的成果,崔洪建认为,从英国国家利益的角度考虑,英国可能希望能达成一种为英国量身定做的、优于“挪威模式”的“软脱欧”方案。

  但要达成“软脱欧”方案实非易事。“在技术层面,欧盟可以给英国某些特殊待遇。”崔洪建预测,“但如果英国在脱欧谈判中得利过多,可能会引起欧盟内部其他成员国动摇。在这种情况下,欧盟不会轻易同意建立只为英国量身定做的模式。”

  较之“软脱欧”方案,欧盟更加担心,“悬浮议会”制约下的英国政府不确定性太大,梅为了保住自己的位置和保守党的执政地位,态度来回摇摆不定,可能导致“野蛮脱欧”的情况发生。“也就是说根本没法谈,”崔洪建强调,“谈判到后面即使有协议,国内也无法通过或者无人负责。”即可能出现如梅所说的“没有协议的脱欧”。

  “脱欧谈判开启了,但前景则更不明朗。”崔洪建指出。

  (创意产品工作室 编辑:王钟毅、刘新 资料来源:新华网、新华国际客户端,部分内容翻译自CNN、英国《独立报》等外媒)

<

云南信息港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