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财办副主任杨伟民解读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新内涵

2016年12月18日 09时33分00秒   来源:新华社

  新华社北京12月17日电题:把握两个逻辑 做好四项工作——中财办副主任杨伟民解读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新内涵

  新华社记者刘红霞、韩洁、郁琼源

  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从多个方面传递明年经济发展新动向。17日,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杨伟民在“2016-2017中国经济年会”上发表演讲,解读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重点阐释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新内涵。

  内涵扩至四大重点 把握两个逻辑

  2016年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开局之年,各地区、各部门以“三去一降一补”为抓手,取得了初步成效。但在杨伟民看来,还存在一些对改革模糊的、肤浅的、片面的认识。

  他认为,深化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认识,须把握好两个逻辑:一是我国经济运行中出现的问题,虽有周期性、总量性因素,但根源是重大结构性失衡。二是这些重大结构性失衡虽有政策上、工作上的一些因素,但根本原因是体制机制障碍,是市场在资源配置中没有起到决定性作用,是政府没有更好发挥应有作用。

  对于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方向,杨伟民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了四大重点:一是推动“三去一降一补”取得实质性进展;二是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三是着力振兴实体经济;四是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

  “三去一降一补”五大任务内涵扩充

  明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五大任务如何取得实质性进展?

  杨伟民说,去产能要紧紧抓住处置僵尸企业这个“牛鼻子”,通过处置僵尸企业来达到去产能的目的,要防止已经化解的过剩产能死灰复燃。同时,去产能范围不仅仅是钢铁和煤炭,而是要扩围,“但必须用市场化、法治化的办法”。

  他提出,去库存要因城因地施策,重点解决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过多问题,要做到“四个结合”——同促进一亿农业人口市民化、棚户区改造、保障性住房建设、建立住房租赁市场等结合起来。

  关于去杆杠,他强调要在控制总杠杆的前提下,把降低企业杠杆率作为重中之重。明年重点三大任务——支持企业市场化、法治化的债转股;加大股权融资力度;加强对企业自身债务杠杆的约束。

  关于降成本,要在减税降费、降要素成本等方面加大力度,降低各类交易成本,特别是制度性的交易成本等,同时要推动企业“眼睛向内”来降本增效。

  他提出,补短板既要补硬短板、补发展短板,也要补软短板、补制度短板。“不能单纯从保增长、扩投资入手补短板,否则补短板就变成一个筐。”

  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十分迫切”

  杨伟民说,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把增加绿色优质农产品供给放在突出位置,狠抓农产品标准化生产、品牌建设、质量安全监管等。

  同时,要在源头上加大农村环境突出问题综合治理力度,加大退耕还林还湖还草力度,从根源上改善农村生态环境。

  政策层面,要积极稳妥改革粮食等重要农产品价格形成机制和收储制度,加大玉米收储制度改革,做好政策性粮食库存的消化工作。

  他强调,市场主体方面,要细化和落实承包土地“三权分置”办法,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和服务主体,使之成为农业结构调整的一支重要生力军。此外,要明确农村产权归属,赋予农民更充分的财产权利。

  振兴实体经济要处理好四大关系

  “振兴实体经济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主要任务。”杨伟民警示,近两三年来,金融业占GDP比例快速提高,制造业比重却快速下滑,这种变化不正常。

  他提出,振兴实体经济,要处理好四方面的关系。

  一是质和量的关系。既要去过剩产能,也要全面提升提高产品质量。要以提高产品质量和核心竞争力为核心,坚持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扩大高品质产品和服务供给,培育更多百年老店。

  二是新和老的关系。既要推动战略性新兴产业蓬勃发展,也要注意用新技术、新业态全面改造提升传统产业,否则老产业会变成过剩产能。

  三是内和外的关系。必须坚持扩大开放,继续依靠两种市场、两种资源。现在制造业外资“进”在减少,“走”在增多,对此须高度重视。

  四是大和小的关系。优化产业组织,既要提高大企业素质,也要重视中小微企业发展,要在市场准入、要素配置等方面更多支持中小微企业参与市场公平竞争。

  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

  杨伟民说,针对今年以来房地产泡沫扩大的问题,本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专门把“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列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项重要任务,和“三去一降一补”中的房地产去库存相互补充。

  对于会议提出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一定位,杨伟民说,房子本来是给人住的,在稳定的制度和市场环境下也可以作为投资品购买,通过出租获取回报。但如果政策不当,特别是制度不完善,住房的投资属性很容易演变成投机行为。

  “从根本上解决房地产高泡沫和高库存并存的局面,必须调整和优化城镇化的布局和空间结构,功能集聚过大、人口压力过大的城市要加快疏解部分城市功能,带动中小周边城市的发展。”杨伟民说。

 

<

云南信息港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