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信息港  |  新闻频道  |  云南新闻  |  看天下  |  评论  |  财经  |  体育  |  美食  |  旅游  |  娱乐  |  专题  |  滚动  | 
返回
云南信息港

良法善治润民心——法治乡村建设扫描

2021-01-24 12:31:47  来源:新华社

(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

良法善治润民心——法治乡村建设扫描

新华社北京1月24日电 题:良法善治润民心——法治乡村建设扫描

新华社记者沈虹冰、王炳坤

乡村治,百姓安。作为社会运转的微小细胞和基层单元,乡村可谓国家治理的基石。

近年来,各地加强法治乡村建设,夯实乡村治理根基。从青藏高原到华北海滨,良法善治如同一股春风吹拂在山村街巷,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在法治力量助推下不断夯实提升。

依法治理,乡村发展讲规矩有秩序

“历经9个多月调解,这起20多年前签订用地协议引发的纠纷最终平息。租地公司支付补偿款,为村民增加了一笔集体收入,村民们也为自己的过激维权行为表达了歉意。”回忆起马鞍村去年化解的一件“老大难”问题,村党总支书记郁军对法治乡村建设前景看好。

马鞍村曾是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的经济薄弱村。1999年,马鞍村西黄村民小组与常州一家电器公司签订协议出租土地,最近几年,村民们以物价上涨为由要求提高租金,而电器公司却以买断土地为由拒绝支付。双方矛盾一积多年,纠纷激烈时,村民们用泥石堵路,挖断电器公司的下水道表达抗议。

镇、村调解组织主动介入,专业律师向村民解释农业用地和工业用地的区别,“金牌”调解员向公司陈说这些年土地租赁市场的变化,进而提出合理方案。马鞍村资深调解员沈忠良告诉记者:“问题最终圆满解决,村民们都说,遇到难事还得找法律!”

中国广袤乡村盛行人情文化,以往主要靠“能人管村”和“道德治理”。进入现代社会,越来越多乡村引入法治思维,以解决社会发展带来的难点、堵点和痛点。

随着城镇化推进,农村土地流转也形成热潮,但由于转让土地多为口头约定,由此引发的纠纷不少。在河北省衡水市阜城县的建阳村,村委会从2016年起就指导村民写明协议书、承诺书,将权利义务等细节都落实到纸面上。这不仅避免了日后矛盾纠纷的出现,也培养了村民的契约意识和法治精神。

在地处黔北遵义市桐梓县的七二村,村民们由以往违法违规不断,转变为走上依靠资源优势发展乡村旅游,实现脱贫致富的新路,依法打击、法治教育在由“乱”到“治”中发挥了关键作用。

“依靠法治为各项事业保驾护航,形成了公正清明秩序的乡村才更美。”建阳村党支部书记杨超说。

延伸服务,打通守法用法的“最后一公里”

“全体村民,北京城里来的常律师今天在我们村‘坐诊’,有法律问题的请马上来大队咨询。”

周一下午,北京市延庆区珍珠泉村的大喇叭准时响起,播送“法律门诊”的开诊通知。不一会儿,村委会的办公室里,“坐诊”律师身边就围满了人。

“我婆婆和我爱人一起出钱盖的房子,将来怎么分?”“我和邻居对一处共同过道的划分有争议,咋解决?”村民的问题五花八门。

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2020年3月印发的《关于加强法治乡村建设的意见》提出,到2022年,努力实现涉农法律制度更加完善,乡村公共法律服务体系更加完善。不少地方已经提前行动,将法律服务向基层延伸,通过律师“坐诊”、人民调解等做法助民维权、保障民生,实实在在增强了百姓的获得感。

湖北省秭归县构建县、乡(镇)、村(居)三级公共法律服务平台,全县182个村(居)已实现法律顾问全覆盖。2019年10月,响水洞村村民邹荣秀的丈夫在外打工因事故身亡,驻村法律顾问和村委会当天介入,帮助家属与用工方协商,第二天就督促用工方将商定的赔偿款打到邹荣秀的银行卡里。

河北省阜城县组织全县律师和公检法司等政法部门专业人才,担任村(居)法律顾问,加强基层人民调解组织建设,村村都建立调委会,实现了“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乡”。

“‘喝上二两酒,一言不合动拳头’,如今这样的事情在阜城已经很难见到了。”阜城县司法局局长息玉民说,通过构建村(居)法律公共服务体系,助推了乡村法治、德治、自治的“三治合一”,平安、稳定、有序的乡村发展环境成为乡村振兴的坚实保障。

遵法守约,夯实治理体系现代化的基础

四川巴中市平昌县陇山村的王久发、张秀华夫妇在村口开了20余年的小卖部,过去因为签订合同常有漏洞,进货时屡次被坑。2016年司法部开始派驻干部到陇山村挂职,建起法治文化大院开展普法宣传教育,熟悉了法律常识的夫妇俩掌握了签约主动权。

陇山村的法治文化大院还发挥着议事决策的功能。村“两委”在这里落实“村民说事会”制度,村民自主选举说事长、根据全村重大发展事项或矛盾纠纷,定时间、定主题,共同评说。

通过说事制度,刚结束2年任期的派驻干部张体磊带动村里发展养殖业,拓宽销售渠道,2019年陇山村合作社销售额从80万元增加到600万元左右。张体磊说,大家共同参与到决策过程中,村里的资产盘活了,致富就有希望了。

随着法治在乡村振兴中显身手,越来越多干部、村民自觉加入遵法守约的行列之中。

党员干部做表率。河北省阜城县培训村干部当好“法治带头人”和“法律明白人”。2016年,建阳村推广“榛谷间作”种植模式,大部分村民担心榛子长不成,顾虑重重。村里没有粗暴决策、强制推广,而是由乡包村干部、村两委干部、驻村干部三方联动,挨家入户宣传讲解相关政策和产业效益,邀请省农林科学院专家开展种植结构调整讲座,最终通过试点的引导,看到切实效益的村民纷纷加入种植。

村民百姓齐参与。在依靠“农业起家、工业发家、旅游旺家”的江苏省常熟市蒋巷村,近年来遇到了许多新问题:整治千亩农田,田间附属房屋星罗棋布,不服从统一规划;农民新村乱搭乱建、毁绿种菜时有发生……

2019年12月在对《村规民约》进行第五次修订时,蒋巷村村委会严格执行从收集意见、提出初稿、征集意见、合法性审查,到表决通过、公布实施、上级备案的“七步工作法”,特别是组织村民对违规占道经营、保护公共环境等焦点问题进行了激烈讨论。

充分保证了公众参与权的修订版《村规民约》实施后,全体村民严格遵守,蒋巷村由此掀起讲文明、去陋习的新风尚。大道之行,天下为公;良法善治,民之所向,来自乡村的法治信仰正在为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扎牢坚实基础。(参与记者:齐雷杰、朱国亮、袁秋岳)

Copyright © 1998-2021 云南信息港
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云南分公司版权所有